第十四章 火工头陀

小说: 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始 作者: 无言的猜忌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5:45 字数:2329 阅读进度:14/19

一转眼,距离张三丰寿宴过去已经七天有余。

这些日子,宁青安除了修行了神通《踏云步》之外,还跟张无忌建立了一定的亲密关系。

虽然宁青安很想安安稳稳的修炼自己的功法,但毕竟系统任务需要他得到张无忌的敬仰(仇恨)。

就这样,在张无忌没有犯病的时候宁青安就开始教导他一些基础的武功,并且有意的找茬,以张无忌不够刻苦为由打过他几鞭,想要看看能不能因此而获得对方的仇恨值,以便验证自己卡bug的想法。

可让宁青安失望的是无论自己下手多狠,张无忌都没有对自己产生仇恨值。

这一结果让宁青安沉思了很久。

大概是因为先前在五大派面前宁青安救下殷素素和张无忌,给对方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所以即便现在宁青安再苛刻冷酷,在张无忌眼里也不过是一位严兄的形象。

形象一旦定性的话,就很难改变。

宁青安因此思考了一阵,决定不再纠结卡bug的事情。

这种事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验证。

能做到是幸运。

做不到该是理所当然。

……

宁青安坐在后山悬崖,看着下方幽暗的谷底,感受从谷底吹来的带着腥味的山风,面色凝重。

此地地势险要,而且就连当初可以和张三丰一战的火工头陀掉下去都被摔断了脊骨,只能凭借一块大石来活动,宁青安自然不会大意。

山风吹来,道袍猎猎。

宁青安纵身一跃,身体宛若灵猿般攀附在山崖旁的凸出石头上,然后不断的左右横跳,径直向谷底深处而去。

大概过了盏茶时间,宁青安才来到谷底。

谷底腐枝烂叶密布,在地面上堆满了厚厚的一层,而且四周也弥漫着潮湿难闻的瘴气。

四周的山崖上,垂下许多粗壮的藤蔓,并且幽草深处还有不知名的毒虫在爬动。

暗无天日,一片死地。

这就是宁青安对此地的第一印象。

他迈步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四周的山谷内掀起一阵狂风,随之便是飞沙走石。

宁青安面色一凝。

这肯定就是火工头陀跳出来之前的动静,他面色微变,向四周看去。

只见从山谷的另一侧尽头,一块巨大的滚石隆隆碾压地面而来。

宁青安提起真气,向旁边躲过去。

只见巨大的滚石灵巧的宛若逗猫球一般,飞跃腾空,几经跳跃直接死死堵在宁青安面前。

“哈哈哈哈……”还未看清人影,宁青安便听到一阵刺耳的,并且十分疯狂的大笑。

宁青安抬头向前看去。

“没想到几年以后,还会有人下来陪我!”灰尘散去,在巨大滚石的凹陷处,一名须发皆白宛若疯癫的脏老头眼神放光,死死的盯着宁青安的脸,脸上的表情就像看到小白兔的老虎般。

“你是谁?”宁青安轻声问道。

“我就是地狱的冤魂!”脏老头面容桀骜,大声问道:“你是武当派的弟子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宁青安面容露出阴沉,摇头说道。

火工头陀一愣,“你叛出了武当派,还是被赶出来了?”

“我中了玄冥神掌,武当无人可治,我求张三丰去少林抢九阳神功或者一阳指,但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不肯下山!”宁青安脸上露出一抹狠厉:“他们要看着我死,我就索性叛出师门,偷了武当扣住峨眉的倚天剑跑了出来,结果被人追到此地……”

“哦?”火工头陀闻言,目光放出颇感兴趣的光芒。

他本身就是少林寺的叛逆,此时对宁青安所说的竟然有七分认同,看着宁青安也越来越顺眼了。

但他心中还有些怀疑,问道:“你手中的就是倚天剑?”

“是。”宁青安拔出随身携带的倚天剑。

剑气纵横,森冷如霜。

“果然是这等神物。”火工头陀见此,顿时不怀疑其他,可却哈哈大笑起来:“你懂个屁!张三丰就算想救你也救不了你,少林寺的九阳神功真诀,早就被我拿走了,现在普天之下能救你的也只有我一个!”

“难道你就是少林寺的火工头陀?”宁青安脸色微变。

他现在影帝附身,演技直逼梁朝伟。

“算你有点见识。”火工头陀厉声道:“张三丰害我在这里受苦,我今天就要吃他一个小徒孙解解馋!”

那不是你自己跳下去的吗?

宁青安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冷漠道:“我已经不是武当弟子了,你要吃我也无用……”

“而且,我要你教我九阳神功,等我练成之后再杀上武当山,杀他个血流成河,替你我报仇!”

宁青安的语气十分无礼且霸道。

火工头陀怒极反笑:“我凭什么教你?”

“就凭你像个废人一样,待在暗无天日的山下数年,如果你不想复仇的话,早就可以一死了之!何必餐风饮露,苟活至今?”宁青安盯着火工头陀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但你没有复仇的机会,你永远也上不去山谷,就算能上去,你也不是张三丰的对手。”

“所以我才是你唯一的希望!”

火工头陀瞪大了眼睛,面容抽搐。

宁青安说的话直击他的内心。

这些年若不是复仇的念头一直支撑他,恐怕他早就结束了自己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生命。

可若是就被宁青安这三言两语逼的教他,火工头陀心里又实在是憋屈。

“小子,你太狂妄了!我现在就杀了你,我就不信再过几十年不会有新人掉下来!”火工头陀气急败坏,操控着巨大石球滚了过来。

锃!

一阵剑鸣声音响彻山谷,剑气纵横,耀光九霄。

山谷之内忽然闪过一道凛然无比的狂风。

火工头陀咽了口口水。

他微微低头。

只见在他脚下三寸前,一道深约三尺,长约数丈的剑痕宛若天堑般拦在他的身前。

若是他刚才再前进一步,此时那道剑痕恐怕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让你教我九阳神功是看的起你。”宁青安冷漠的岿然持剑,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只说打不过张三丰,可没说打不过你。”

“要么,你教我九阳神功,我可替你我二人复仇。”

“要么,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带着仇恨被分尸荒野。”

“除了我,还想教别人……少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