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吴三桂,枭雄末路

小说: 诸天道宋 作者: 俩菜一汤 更新时间:2020-11-22 02:10:08 字数:5591 阅读进度:220/231

在东海三仙狂轰乱炸之下,水巨人分身已经彻底的崩溃,化出海眼形态,疯狂的旋转起来。

似乎要将四海之水都卷进大阵里,有天地之威,有摧城灭国之力。

天一真水编织的四海大阵海眼内,却是平静无比,处于失重和真空的状态。赵佶的一丝念头就端坐于海眼正中,操控着旋转不休的大阵,守护着此阵唯一的破绽,朝着阵外的东海三仙冷笑了一声。

“想破朕的四海大阵,请入阵来吧!东海三仙,你们那点神通,攻不破元磁神沙层。在外界,纵是长眉下凡来,也休想破此大阵……”

对于新炼制的大阵,赵佶有信心仅凭一具分身就与东海三仙斗一斗法。

但他真正的目的,并不在于为了斗法而与齐漱溟三人拼死一战。若是殊死一战,那么就是举朝来攻,战个你死我活了。

但现在,在赵佶看来,还不是最终一战的时候。

蚕食,才更符合大宋神朝的利益。

这东海三仙,道行不过是神陀乙休那种等级,要胜之不难。但奈何长眉留下的宝物足够强,比如那“两仪微尘阵”,生死幻灭同泡影,两界等微尘,端的无比玄妙。

还有正道玄门的老辈高人,也都心向峨眉,与长眉有过约定。

这次斗法,不管是为了继续牵制东海三仙,将他们三人继续留在东海。还是为了试验大阵的能力,好补缺补差,弥补漏洞。或者在斗法中窥视峨眉的底蕴,为破蜀山做准备……

赵佶必须用心以分身去应付。

真身还是不要出现为好,省得引来老怪……

东海三仙相互对视一眼,传音商讨破阵之法。

“此阵绝不简单,以力胜巧,天一真水与元磁神沙结合,虽然未曾入内一观,似乎也无两仪微尘阵那般的玄妙气象,但只这水沙合一的威能,就不能贸然闯入……那阵眼破绽,被此人一缕神念守护,不知有何手段?”

“好在此阵只适合在海中施展?才有此般威能!没了四海之水的加持?此阵后继无力。”

“要破此阵,倒也简单?有前古至宝宙光盘?专破磁光和大阴元磁真气,此阵无足为虑……”

“此宝在芬陀大师手里!”

最终?齐漱溟轻抚了一下长须,笑道:“其实?此阵最合做个护住洞府的守阵?斗法略有不足,何必去硬破此阵。这道君皇帝真身不出,我们三人花点时间以炼兵之法,慢慢炼化了阵中的那缕神念?夺他至宝?看他出不出现。”

就在东海近海,东海三仙炼成了金光烈火剑之后,再次炼起了赵佶的分身四海大阵,若即若离的游离于大阵周围,隔空与道君皇帝斗法。

东海之上?赵佶借九嶷鼎沟通九州地脉查看大宋军队的信息,嘴角露出一抹浅笑?东海三仙被牵制于此,目的已经达到。

而在此刻?岭南。

大宋滇缅集团军主力已经攻入滇缅之地,妖清平西王吴三桂且战且退?却是已经退无可退。

金钱鼠尾的吴三桂在亲兵的护卫下?浑身浴血?枭雄末路,身周千余军队狼狈不堪,毫无半丝战意。

曾经纵横天下的关宁铁骑,早已经在雷火弹的爆炸声和大威天龙的呼号声中消耗殆尽,神朝大军之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区区妖清,凡间王朝,若是没有正道玄门在维持着所谓的天道,阻挠大军攻伐,大宋早就攻入盛京,斩了长白山的龙脉。

就在滇池湖畔,西南指挥使宗泽剑锋所指,大军如海浪般朝着吴三桂最后的军队发动了进攻。

此战,不受降!不要俘虏!

以清朝短暂的历史沉淀,其智慧与军力根本不足以治理偌大的中国,也无法完成对整个九州的占领。能入主中原,主要靠的其实是汉人降臣降将集团。

因此,也可以说,这九州天下主要还是亡于汉人之手。

范文程、洪承畴、吴三桂、祖大寿、耿精忠、尚可喜……

大半个九州,几乎都是绿营打下来的。

吴三桂倒戈反明,致使妖清不费吹灰之力入关,岂能让他活命,这两千亲军,都有该杀的理由。

“大威天龙……”

“大罗法咒……”

“……道君皇帝……”

“般若巴嘛哄,淦!”

“淦!!!”

朗朗乾坤之中,一片金光闪烁,氤氲升腾,在那云气缭绕之中,一条金色的五爪神龙正在张牙舞爪,淡淡的威仪散发出来,只要看一眼,便让人心生恐惧和敬畏。

“血气化龙,朝运浩荡!芬陀大师,满清八旗军队或许都不是宋人的对手,吴三桂眼看就要战死,我等该如何?”

滇池香兰渚散仙宁一子,此人乃是乙休之友,耳闻乙休在南海被擒,如今大宋军队又攻入滇缅,曾想擒拿了大军主帅做为要挟,去救乙休。

但却被神尼芬陀所阻,让他等待时机,直等到吴三桂穷途末路。

“天道当兴满清,何以宋朝遗民在短短几月时间就于南海之上崛起了?难道这就是大劫?”

又有正道的修士长叹道。

“若是直接插手凡间军队攻伐,必惹红尘因果啊!”

“红尘因果又算得了什么?那宋朝对我等修行者并不友好,顺其者昌,逆其者亡。行事端得霸道无比!多少玄门修士折损在他们手里……不要说我等正道,便是旁门、魔道,也绝容不得宋庭兴起。”

“宋庭若是占据九州,我等修行者便再无出头之日,统统都要受制于那道君皇帝!其实正道还稍好些,那些邪门魔道,落在宋人手里,不是直接斩杀,就是为奴为仆,苦不堪言。”

“你们看看,那凡间帝王,竟然敢称自己为道君,何其狂妄!简直不当人子!”

“芬陀大师,我等听你的……”

芬陀弟子杨瑾恭声道:“师父,不如弟子与众同道一齐出手,擒拿了那宋人主帅,逼迫宋清言和,画地而治!倒也是一场善功,毕竟救下万万千千的凡人。”

神尼芬陀,是个老尼装扮的修行者,静静地望着天上的那条五爪金龙,从表情上去看,倒是看不出任何的异常来。

“唉!有此金龙镇压,便是老尼我出手,也不敢说能擒那宋军主将……”

一句话出口,众人大惊,紧接着就听老尼又道:“但那吴三桂却是身具大气运,不可折损在这里,有他在,滇缅气运便不至于全部落于宋人之手。待那吴三桂穷途末路之际,尔等一同出手,救他出来。容后联系了峨眉,邀正道高人商议,再从长计议吧!”

“师父,那条金龙真的是大神通?”

杨瑾指着滇池上遨游的那条五爪金龙,谨慎问道。

她从未看到芬陀大师如此之慎重。

可要知道,这可是神尼芬陀!

佛门真正的大师!

“徒儿,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宋人不可小觑!”

就在神尼芬陀布置拯救吴三桂之际,从滇池旁边的雪山上,依稀似有一层极淡薄的烟痕朦胧而来。

神尼转身去看,皱眉道:“是法宝如意水烟罗,韩仙子来了!”

那乙休之友,散仙宁一子立刻开口道:“韩仙子虽然与乙休闹了矛盾,但毕竟夫妻一场,如今乙休身陷铜椰岛,她必然也是得了消息。韩仙子既然出手,我等再一同联手攻击,少不得能擒拿宋军主帅。芬陀大师,我还是想冒冒险……”

“阿弥陀佛!”

芬陀凝重的道了声佛号,那五爪金龙乃是数万大军血气念力混合王朝气运所凝聚,那宋军主帅身具大气运,身边亦有多位高手庇护。

若是起了冲突……

芬陀来不及劝说,那乙休的老妻韩仙子已经对宋军施法,目标直指中军。

如意水烟罗,此宝乃天府奇珍,韩仙子昔年为了此宝,费了十年心力,才得到手。乃是一面宝网,不用时,折叠起来,薄薄一层,大只方寸,弹指展开,大小数百千丈,无不由心。

更妙的是,此宝与别的法宝不同,毫无光华,也无甚形迹。多好的慧目法眼,也只依稀辨出一片薄得几非目力能见的烟痕;任多猛烈的水火风雷,均攻不进,能量会被宝网导入天空或者地下。

以此宝擒拿人,端的绝妙。

“哼!”

突然,从指挥使宗泽身后走出个大汉,手持一口薄薄的长刀,冷漠地望着来敌。

宗泽亲军才刚刚发现异常,抬头上看那淡淡的烟痕,就看见一道冰冷无情的刀光亮起,只来得及大叫一声“大威天龙”,就在骤然爆发的强烈刀光下,眼前一片白茫茫!

宋缺的刀道,已达地仙极致。

以武入道,虽不修神通,也无法宝,只一口长刀在手,但战力端的强大无匹。

“不好!”

韩仙子刚刚随着如意水烟罗朝着中军遁来,心中骤然而生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来不及动念,就见一道惨烈无情的刀光轰然斩在了法宝上!

“啊!”

宋缺这一刀的时机把握的实在太好,韩仙子面色狂变不止,在这道充斥森然萧杀、无物不斩的无情刀光面前,她的身体,她的心灵,她的灵魂同时的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这一刀!可以斩杀我!

“啊!”

她发出一声惨烈的咆哮,周身法力陡然爆发,祭炼的法宝自动护体,身子也在不可能之中,微微闪避开来!

噗嗤!

下一刻,一刀斩至!

如意水烟罗一分为二,滚滚浓烟肆虐,法宝损毁。

同时,护神牌“咔”的一声,碎裂了开来。

在韩仙子的凄厉惨叫声中,宋缺手里的水仙刀归鞘,好似从未出手一般!

“啊!”

以数件法宝损毁,加上神魂受伤的代价,躲过这绝望一刀的韩仙子,倒退而出数百丈,怨毒无比,发出凄厉的咆哮。

韩仙子,以仙子为名,她的家世足可让她配得上这个名字。

父亲,大溟真人韩霄,为乙休之二师叔合沙道长兵解转世身,两个师伯,分别叫做枯竹老人和卢妪,被外人称作东溟两老怪,唐初得道,修有千年,宇宙六怪中的两位。

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韩仙子,何曾吃下这么大的亏?

宋缺站在中军之地,嘴角勾勒出一道冰冷的弧度,在韩仙子发出咆哮声的同时,脚下轰然震爆,刀意全数爆发,冲天而起!

“宋缺在此,谁敢放肆!”

“老尼看看你能出几刀!”

作为佛门巅峰的存在,芬陀一眼看穿了宋缺的虚实,知道他刀道虽强,但终究不能持久,立刻便祭出法宝,牵制于他。

韩仙子吃了如此大的亏,她若是还不出手,实在说不过去。而且,若是任由宋缺肆意出刀,门下弟子,玄门道友,谁能挡他?

霎时间,百丈金霞从芬陀手里暴起,带着一道银光,星飞电射,自天而下,来势异常惊人。

此宝名为法华金轮,乃芬陀佛门降魔异宝,经由她上千年的法力祭出,势又迅急,如何能以武道抵御。

宋缺手里的刀光化成一道长虹,刚飞上去将金霞银光抵住,就这瞬息之间,倏地眼前银光奇亮,刀气竟被裹住,绞在一起。

同时那百丈金霞由分而合,直向中军之地而来,当头罩下。

事出仓猝,万分危急。

滇池湖畔,吴三桂绝望的眼神里露出一抹希冀。

绝处逢生。

“哈哈,竟然有修行人来助我!天不绝我吴三桂!!!”

……

“我有一刀,可破万法!”

锵!

薄薄的长刀出鞘之声再次响起,相比上一刀,这一刀看上去却是无比的缓慢,但又如此的快捷,因为那刀的刀意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久久不能散去。

所以这才显得缓慢!

一刀斩出,一缕朦胧的刀光骤然大放光明!

嗡嗡!

淡淡的刀鸣声之中,刀光如同月色般流淌而出,法华金轮凌冽的罡风却在这缕刀光之下滑落开来。

铮铮!

长刀出鞘的刹那,四周的滚滚气流就被升腾而起的刀光割裂,无声却迅猛绝伦的直奔法宝。

宋缺的面色如同寒冰般凝聚淡漠,身形在刀光之后隐没,看似一刀劈砍,却又好似同时挥出千万刀一般,昂扬的刀意冲天而起。

神尼芬陀眼睛一眯,手指伸出一指宝轮,那百丈金霞便奔流激湍般向四方八面数十亩方圆分散开来,将刀光、中军一齐罩住。

再喝一声:“疾!”

金霞飙轮电御,疾转了数十百次,一声爆响,宋缺刀意全数绞为虚无,但那法华金轮无比刚猛的威势也被阻挡在半空之中。

“果然不愧是神尼芬陀,佩服佩服!”

宋缺再次归刀于鞘,扬声道。

芬陀同时收了法宝法华金轮,回道:“论刀道,你当为举世第一,你我各退一步,让老尼带走吴三桂,如何?”

宋缺“哈哈”一笑,摇头道:“陛下点名要的人头,断无让他活着离开的可能。你真当我大宋这数万将士是摆设吗?”

“看来不得不做过一场了!”

芬陀盯住了宋缺,而其修行者,却是朝穷途末路的吴三桂而去,抵挡大宋神兵利器的进攻,拯救金钱鼠尾的平西王吴三桂。

吴三桂开始大声的鼓舞士气,准备绝地反击。

宋缺冷笑着望着芬陀,身后宗泽深沉的望着天上的五爪金龙。

而整个大军,呼号着“大威天龙”……

猛然间,芬陀眼中满是惊骇,就见那金龙陡然一声龙吟,天地顿时变色。

嘭!

巨大的爪子,覆盖着金鳞,跟座小山头似的,好似是拍苍蝇一般,碾压而下。

那些修行人的法宝,顿时在龙爪下失去了联系,亿万大宋臣民的信念、数万大军的血气意志,直接禁锢了整片空间,红尘业力弥漫,污染法宝、消弭法力。

蜀山世界的修行人为何不理人间王朝变更,纵然野猪皮横行九州,也置之不理,就是惧怕红尘业力加身,导致飞升之路断绝。

修为越高者,求道之心都越发坚定,眼见家国沉沦,后世子孙沦为奴隶,也云淡风轻。

以“修行人不染红尘”来说服自己,也说服门下弟子,洗脑无比成功。

每个人追求的不一样,不能强求。

但既然历来都不理人间王朝更迭,那就从一而终。不能既做了婊子,又要去立牌坊,做贞洁烈女。

芬陀看到了那军中“大威天龙”神通的表象,以为是大军血气、意志的体现,数万大军凝聚得神通,自然不凡,非一般修行者可以抗衡。

却终究没有看到这门神通的根底。

此军中神通,直接与神朝气运相联,不是数万大军的意志,而是亿万大宋军民的力量。

即便展现在这里的只是十分之一,乃至只有百分之一,也不是个人的力量所能承受。

轰!

修行者的法宝在龙威之下尽灭,吴三桂还未反应过来,军队之中,卢俊义骑着一匹长满赤红色鳞甲的狰狞妖马,犹如闪电般突袭而至。

“吴三桂,死!”

手中大刀划过,人头扬天而起。

一手抓过那金钱鼠尾的头发,卢俊义拎起来一看,吴三桂脸上希冀的表情还未收敛,恐惧还未展现,无比的怪异。

一代枭雄,就此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