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6章 彻底死心

小说: 影后来袭:高冷总裁,晚上见!布桐厉景琛 作者: 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11-22 00:34:35 字数:2396 阅读进度:2206/2209

“嫂子,简璇做下的事情,与你无关,与简家无关,你不要难过。”沈知夏安慰道。

“我不难过,我只是庆幸,庆幸她没有得逞。”简瑶轻叹一口气,道,“这件事情,还请大家保密,不要告诉我爸妈,免得他们生气,他们虽然跟简璇脱离了关系,但要是知道这事,一定会被气得不轻的。”

“嫂子你放心,原本这件事,我们就没打算告诉你,更别说告诉简家爸妈了。”沈知夏承诺道。

“夏夏,谢谢你。”简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年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沈知夏摇了摇头,“太爷爷常说,人的一生注定要吃一些苦的,早晚的事,我倒是很庆幸先苦后甜,总比先甜后苦来得好。”

“夏夏这话说得没错,嫂子,简璇犯下的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你早就应该看开了。”厉星辰道,“就像你说的,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简璇什么都不算。”

“嗯,我知道。”

严争难得发了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都不要提了,太爷爷走了,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要团结一致,照顾好家里的长辈,养育好子女,而不是纠结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嗯。”

“……”

……

沈知夏没想到第二天沈一帆会约她见面。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沈一帆打来电话,说中午想请她吃饭。

因为是在电话里,沈知夏没有太多考虑的时间,只好答应了。

但挂上电话后,她还是给厉温故打了电话。

“夏夏,”厉温故带着笑意的嗓音传来,“想我了?”

沈知夏柔声道,“温故,一帆约了我吃午饭,我答应了。”

“他找你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他电话里没说。”

“去吧,我还没霸道到不让你跟别的男人吃饭的地步,但只能是吃饭。”

沈知夏忍不住笑了,“当然了,你以为我们还要干什么?”

“话不能说得太满,他对你什么心思,你是知道的,”厉温故淡声道,“趁着今天吃这顿饭,让他对你彻底死心,厉太太,这是你今天的任务。”

沈知夏的脸不争气地红了,“你瞎叫什么呢……”

“不让我叫?”厉温故坏笑了下,“行,那咱俩抽空先把结婚证领了,我名正言顺地叫。”

“没正形,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工作了。”

“好,吃完饭给我打电话。”

“嗯,先这样。”

“好。”

中午下了班,沈知夏去了沈一帆订好的西餐厅。

到的时候,沈一帆已经在包间里坐着了。

“居然是你先到。”沈知夏笑着坐下,“我还以为我动作够快的了。”

“我上午刚好出来办事,就没回公司,直接来吃饭了。”沈一帆把菜单递给她,“先点餐,我们边吃边聊。”

“好。”

两个人商量着点了餐,服务生很快离开了。

沈知夏喝了一口水,笑盈盈地问道,“今天这么隆重请我吃饭,是有什么事吗?”

沈一帆苦笑,“夏夏,你明知故问。”

沈知夏自然能猜到几分,“该不会是为了昨天的事吧?你弟弟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他又不是你教育出来的,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

“我堂弟是我叔叔婶婶的独苗,他们难免溺爱了点,但我是真的没想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沈一帆羞愧不已,“昨天我把他带回家,我叔叔狠狠打了他一顿,现在被帝尊开除,别的学校也未必肯收他,这辈子算是毁了……”

“一帆,我说句不好听的,你别介意啊。”沈知夏认真道,“其实比起他犯罪,他少读点书真的不算什么,因为学校里的教育,明显没能让他学好,就算去了学校,也是给女同学造成威胁,学校当然不敢收。

你们家的人,如果到现在还想着把他往学校里送,真的很没有公德心,这样的孩子,真的不能随便送进学校,万一真出点什么事,可是会把女同学害惨的,所以帝尊这次,是一定会把事情记在他的档案上的,别说是他了,我相信就算是厉家的人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也不会被轻易纵容。”

沈一帆急忙解释道,“我知道,夏夏,我的想法跟你是一样的,换成我是校方,也不会收这样的学生,只是看到我爷爷奶奶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也跟着心疼。”

“你向来是个共情能力很强的人,心疼是肯定的,我也是知道你的三观是很正的,别想太多了,说到底,你对他没有义务。”

“我知道,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小野的脸还好吧?”

“她没事,还是你弟伤得比较严重,对了,回头我把医药费打给你,一码归一码,我们家小野打伤了人,医药费还是应该我们出的。”

沈一帆皱眉,“你说这种话,就是在笑话我了,我怎么可能会收你的医药费呢?”

沈知夏从善如流,“行,都是老同学,我不跟你客气。”

沈一帆这才释怀,“这就对了,我们之间,不需要分得这么清楚。”

沈知夏喝了一口水,道,“一帆,温故已经跟我求婚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年底我们就会结婚,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

沈一帆扯了扯唇角,“昨天看到你们两个之间的互动,我就看出来了,你们的感情很好。”

沈知夏点头,“嗯,兜兜转转,终究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心,选择继续爱下去。”

沈一帆有点失神,“其实我原本以为,老首长过世了,会给你们的这段感情带来不一样的走向,没想到你们还是继续在一起了。”

“太爷爷的过世,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也让我们看清了自己的心,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唯一遗憾的,是太爷爷没能等到我们的婚礼,不过正是因为有遗憾,我们才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

“夏夏,我真羡慕你,你爱着的人,刚好也爱着你,何等幸运。”沈一帆倒了两杯红酒,举杯道,“其实我今天约你出来吃饭,是想跟你告别的。”

沈知夏疑惑,“你要去哪里啊?”

沈一帆有点沮丧,“其实之前,公司给了我一个学习机会,去英国,期限是两年,但是那个时候你跟厉温故分手,我觉得我有机会追求你,就拒绝了。

现在看来,我没机会了,所以我准备重新申请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尽快出国。”

“这是好事,对你的事业肯定是有帮助的。”沈知夏举起酒杯,“一帆,祝你在国外一切顺利,过得充实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