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平分秋色

小说: 武林贱尊 作者: 心晖如火 更新时间:2020-09-16 09:39:01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42/143

太极分阴阳,阴阳化五行,五行分万物。

因此,太极又可以分为混沌。

或许这个称号看起来有些狂妄,不过也不是空穴来风的,太极本来就蕴含着一切,可阴可阳,可快可慢,可长可短,无所不能,世界万物。

白尘感受着这个境界的一切,仿佛对自己的武学的很多困惑都豁然开朗,一些以前的重重迷雾在这一刻都得到了答案,一切仿佛都不是那么困难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苦难的世间看到了希望,在冬日的寒风中遇到了一片暖阳,在暴风雨之后遇见了五彩的彩虹。

一切都是那么的唯美,一切都是那么的纯净,仿佛一切都是美好的东西。

同时,剑意仿佛也并不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了,在他手中,万剑剑意仿佛总算是有了一些韵味,不过想要真正大成,还需要很多时间,目前看来,这种境界还是很难达到。

白尘将青莲剑举起,笑道:“谢谢你。”

柳奇生淡淡道:“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的天赋。你连太极境都没达到,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正有此意。”

两人的战意迅速攀升而起,仿佛像两座无尽的山峰,压得莫谦等人喘不过气来。

看来,这才是柳奇生的真正实力,之前,他一直没有出过全力,这一次,白尘的突破才让他有所认真。

“来吧。”

两人大喝一声,剑如游龙天下,沧海锋芒如雨,无边的气势弥漫开外,方圆数百米的领域都被二人的气势牢牢压住,低下了头。

莫谦等人一退再退,最终在数百米之外的停留下来,这二人的实力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形容,只怕整个日月教只有教主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其他人连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冷冽的剑光绞缠,如同两条游龙在相互撕咬,最终二人齐齐分开,柳奇生终于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白尘的实力,竟然已经跟他相差不多,不过是刚突破太极境,就有这种战力?

这不科学。

他哪里知道,白尘是有星幻大法星运九天图这种宝物扶持在身的,对战力的增幅极强,就算是刚突破太极境,对剑意的增强也是十分明显。

而在刚刚,星幻大法也理所当然的突破到星源之境的中期境界,这才将剑意提升到太极境,可以这么说,星幻大法就是白尘突破境界的最强法门,没有这个东西,他想要突破太极境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就算多来几次这样的战斗这样的感悟,也未必能一直这么顺利突破。

“你这剑意。”柳奇生微微有些吃惊。剑意是剑客最大的依仗,没有了剑意,则不算是一名剑客,只能算是剑奴罢了。而有了剑意,剑奴便能翻身做主,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客,剑意对剑客的重要程度是不用多说的。

一个剑客的剑意强弱,反映出这个剑客的素质以及实力。剑意越强,这名剑客对剑道的理解就越深,对战力的增幅也越大。

剑客是被称为攻击力最强的一类人,所依仗的其实就是剑意,有了剑意,剑客就能将手中的剑法化腐朽为神奇,赋予剑法真正的生机,剑法才会活起来。

“万剑归宗。”白尘淡淡道。

“原来如此。”柳奇生点头,他虽不是在中州生活,不过却也听说过万剑归宗这种剑法,虽然可能在神剑宫内算不得什么,但在江湖上流传名都还是有的。

不过它却有些不明白,白尘为何能在初入太极境就能将这种剑意施展成这样,这有些不科学。不过白尘明显不想回答,所以他也不想再问。

“一招定胜负吧。”

“好。”

柳奇生剑势浑然一变,变得苍茫混沌起来,整个人仿佛酝酿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仿佛只需要这一剑挥出,白尘定能身首异处。

而白尘则是剑指青天,一道剑芒在头顶悬空而立,可怕苍莽的气息席卷开来,仿佛有一股莽荒的气息在流动。

万剑归宗。白尘自然不敢有任何大意,直接将自己最强的一招祭了出来,这一次,他没有用攻击卡去攻击,他想用自己真正的实力。

白尘眼睛一睁,剑芒迅速一亮,可怕的剑气横劈出去,仿佛将这片虚空都能湮灭。

而在此时,柳奇生这边也已经酝酿完毕,一道粗大的雷霆剑气横扫而出,期间伴随着云雨,仿佛就是传说中的灭世惊雷,让人仅仅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威慑。

轰隆一声,两道剑气对撞在一起,空气被震荡开,整块空间仿佛能出现一丝丝的空间裂缝,而周边仿佛出现了一道道强烈的冲击波想着四方疯狂涌动,逐渐才散去。

而在此时,莫谦等人已经退出千米之远,不敢靠近。

而在数息之后,这两道可怕的剑气才慢慢消散,露出了两人的惊容。

柳奇生则是一脸不可置信,自己这一招虽然不是自己最强的一招,但也是曾经一招灭过两名太极境宗师的杀手锏,此时这白尘竟然能无伤挡住了,这让他不震惊。

要知道,对方不过是刚刚踏入太极境。

而白尘也是有些不可置信,这柳奇生的强大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没想到自己最强的一招竟然能被对方毫发无损的挡了下来,果然,这种天才确实让人感到惊讶。

而最震惊的莫过于莫谦等人,在他们看来,这二人的实力已经能用不可战胜来形容,莫谦等人可以确信,如果他们在里面哪怕是站立一息的时间,自己都绝对挡不住其中剑意的渗透,直接陨落身死。

“好,很好。很少有人能这样正面接住我这一招,看来今天又多了一个。看来以后,你我还少不了要较量一番,至于你是如何杀邪心道人灭邪血宗的,我不知道,或许是用了某些特殊的方式,对此我没有任何兴趣。算了,后会有期。”柳奇生没有任何的纠缠,说了一招定胜负就一招定胜负,两方算是平分秋色,没有谁赢谁输,说完,就打算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