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小说: 我与夫君皆做客 作者: 我不嫌你胖 更新时间:2020-11-22 02:11:23 字数:2185 阅读进度:481/498

就算是冰块儿脸确实容貌无双,长相格外吸引她,她为了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面子,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再回去了。

免得被冰块儿脸在心里嘲笑她。

毕竟按照她看话本子的经验来说,那些话本子上不苟言笑的冰块儿脸。都是腹黑又毒舌的。那张想让人尝一尝味道的性感薄唇,吐槽起人来,句句扎心,完全不给人留情面。

那既然她想的不是再回到原先那个青楼的话,她也就不算是再折返回青楼里去了。

毕竟她可以不用去青楼,再去个楚馆什么的,也很不错啊。她一个能跑能跳的大活人,何必非要在一家青楼牌匾上吊死。

所以许老爷这么说,完全就是冤枉了她嘛。她的心里,可是一点都没想过要原路返回的事。

许老爷看了看江如雪说道:“你以为你故意跟我提起你家那几个孩子做挡箭牌,我就会信了你这些鬼话了吗?

且先不说你家那几个孩子现在这个年龄已经完全不用你哄睡了。就算是你家那几个孩子需要你哄睡,但是之前也完全没看你哄过他们呀。

你每次出来远游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一年的。你家里的孩子不还是呆在家里好好的吗?

所以我觉得你用你的孩子们来做挡箭牌,听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太明智。”

她这些话,简直是哄傻子,傻子都不会信。

也难怪江如雪这么多年来会跟自家夫人的交情极好。这两个人说谎的水平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差劲。

就是谎言只能骗过自己,完全骗不过正常人的那种水平。

江如雪一脸尴尬的说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与你争执了。

反正时候也不早了,我继续在这里耽误下去的话,也影响你们两个去看灯会。

你想派人跟着我就跟吧。我无所谓。

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说谎被人当面戳穿的滋味。还是挺尴尬的。不,是格外尴尬。

江如雪现在尴尬的完全没有了别的心思,只想着赶快回到许家,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捂上被子睡一觉,等到明天早上睡醒,把什么都忘掉才好。

不过她只是在脑子里想了想青楼,有没有再次被许老爷在青楼里抓到现行。所以她嘴硬一下,总归是可以的吧?

只要她否认的够快,那就证明她压根儿没这么想过。

许老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转头对着自己身后的几个侍卫说道:“你们几个,好好的护送沈夫人回去。一定要亲自将她送到她的住处门前,交给沈老爷才行。

记住,路上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岔子。不然你们几个也就不要再在许家待着了。”

江如雪这么狡猾,若是侍卫们只将她送到许家的大门口,那她趁着天色已晚,再偷偷找个暗处,翻墙出去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还是亲自交代一下这几个侍卫们,一定要将江如雪送到沈归远跟前才行。

他把沈归远的夫人给沈归远送回去了之后,再发生什么事,就不是他的负责范围了。

几位侍卫忙点头说道:“是,老爷放心,我们几个一定尽心尽力。按照老爷所说的。将沈夫人好好的送到沈老爷跟前。”

江如雪在一旁听着他们主仆的对话,气的鼻子都要歪掉了。

许老爷专程派人护送她回去许家,这已经够不信任她的了,他居然还要特意嘱咐侍卫。一定要将她亲自交到沈归远跟前才行。

这是对这么乖巧听话的她有多不放心呀?

就算许老爷用脑子想一想,她回去之后都已经三更半夜了,哪还有精力在翻墙跑出来玩嘛。

她已经白白折腾了一天了,又不傻,大晚上的还要作死继续往外跑。

所以江如雪气的干脆没再搭理许老爷,只冲着许夫人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家夫君都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你跟你家夫君好好的待在这里看灯会吧。一定要看个尽兴再回家,不然简直枉费我们两个人辛辛苦苦下山这一趟。

我先带着这几个人回去了。”

不过你刚才的想法还挺狂野的哈。我刚才都没想到这回事儿。到底你是走南闯北跑了这些年的,见识就是比我多。”

江如雪一脸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你想看花灯会就直接说,你想留下来看花灯会嘛。难道我还会不陪你不成?

跟我说个话还非得弯弯绕绕的说要我们要一起犯个错。

那我自然是想到了,做不该做的事才是犯错。才会那么跟你说的嘛。

毕竟……在我眼中只是看个花灯会实在算不得是犯错。”

看个花灯会而已,怎么就是错了?

要说犯错,那肯定是去做惹人生气的事,才算是犯错。

她能想到的自己能做的会惹夫君生气的事,那也就只有去逛楚馆会小倌儿了。

毕竟夫君对待她的态度,一向都很宽容。这么多年来也没见夫君跟她因为什么事生过什么气。

还不如便宜了他。他也好晚上去痛痛快快的吃一回酒。

领头侍卫看到官兵把他的令牌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装在自己的口袋里。脸都要气绿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把令牌交出去这些官兵看,还是没有用。

并且鸡飞蛋打的没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把自己的令牌给舍出去了。

他刚才听这几个官兵话里得意思,好像他们兵分三路的人马,另一路也被这几个官兵给抓起来了。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最后一路没有被抓起来的能够脑子机灵一些,尽快的找到夫人。

不然在没找到夫人之前,老爷肯定是没心思来管他们的。

但是每次在他面前的时候,她打开盒子那一瞬间,还是会装作又惊又喜,一副很开心满足的样子。这么多年她装模作样的,倒是喜欢这件事,越装越像了。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给骗过去了。根本分不清她脸上的欣喜,到底是习惯性的欺骗,还是真的觉得自己有在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