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结束

小说: 我竟穿越到原始 作者: 玄沐沐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3986 阅读进度:178/180

虎的身体被东给轻轻放在地上,带着一点担忧,但眼神很快从这里离开看着其他的地方。

雾气弥漫,到处都是红色,在黑暗中泛着一点点光芒,但带着的确是死亡的气息。周围奔跑的人也都停下,遇到这样的问题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将眼睛对着那三个战将,或者说现在是两个,虎已经被他们给抛弃。

“你们过来。”

看到飞过来的两只风铃鸟,东有了想法,希望这个时候这几只动物不要给他丢脸,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只能选择这种方式,只是风铃鸟的实力确实不高。

下了命令之后,两只风铃鸟就对着周边的一切吹起风来,轻轻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带来一点温和的气势,慢慢阻挡着将要扩散到这里的红色雾气,微风带着一点风劲阻挡在前面,其他的人都在后面看着。

身后就是他们的家园,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他们的家,他们的信仰。

两只风铃鸟带着所有的鸟类飞翔在空中,翅膀更加卖力,形成的风墙阻挡住将要弥散过来的毒雾,但也只是形成阻挡的气势,分庭抗礼,如果继续这样这些风铃鸟是阻挡不住的。

“再加把劲。”

东的身边豹站在那里,如今只能靠它们被称为一点用都没有的风铃鸟,有些惋惜但也将所有的希望都给寄托在上面,这里所有人的性命就都绑在一起。

毒草部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难缠,联盟能在他们的攻击下撑下来也是奇迹了。

嘹亮的一声啼叫,带着一撮红毛的风铃鸟,眼睛一闭,使劲扇风,一直以来它们都是被低估的一群动物,只有在他们这些人的身边,才能有一点展现的机会,或许也只有这一次展示的机会,它们要向其他的人展示风铃鸟不止是只能作为代步工具,还有更大的用处。

任何微不足道的东西都可以成为燎原之势,更何况是身材强大的这些鸟类,周围的一切都在这样的气氛中安静着,等待着。

所有的风铃鸟形成的风势渐强,周边红色的雾气在慢慢消散,往周边飘去,路过的一切都在这样的雾气之下慢慢腐蚀掉,略微稀薄的地方还能有树干挺立,但颜色深红的地方就只能什么都不剩下,毒草部落有这样的攻击也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虎的脑海中尖叫声更加剧烈,在自己的身上渐渐散发着一股死寂的气息,那是消散的生灵的死亡之气,死前最后的一点意念,趁着虎虚弱全都钻在他的身体里面,开始大肆破坏。

没一会的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在这样的红色雾气作用下消失殆尽,只剩下被腐蚀过的土地,再没有其他的东西,稍微边缘的地方也只剩下一个个光杆司令,一排排像是沙漠中的红树林一样伫立在那里,带着不服输的气势。

一场战斗,残胜,食草联盟中躲过这样的灾难,但在这块地方的周围已经没有多少的生灵,如果不找到新的打猎地点,以后的生存都是问题,不过这也不是虎他们思索的问题。

东站在那里遥望着渐渐稀薄的红色雾气总算松了一口气,没有其他的攻势那些人就不足为虑,嘴角一勾,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蛟族长,下面的事情不用我们再出手了吧,几个小喽啰,我们出手也没意思,你说是吧。”

看着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还有人群中间的方和受伤的人,一双眼睛直勾勾地,这样的人,就连蛟都有了害怕的意思,很快将视线转移到其他的地方。

来的两个战将,每一个都在战斗中显示出自己的实力,任何一个都不是自己可以拿捏的,万事小心。

“当然,你们帮了大忙,剩下的就让他们这些人去解决吧,不然我们食草联盟以后还怎样在这里生存下去。”

蛟知道她话语中的意思,继续说着。

“这次多谢两位战将,虎没事吧。”

略带害怕将自己的双眼放在身下的战将身上,有些愧疚,只为了他们这个不相干的部落竟然陷入昏迷,实在是不该,他们部落亏欠这两位战将,也必须要有补偿。

“不会有事,不然也不能在红雾中呆那么长的时间,醒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次的事情食草联盟肯定会给你们补偿,以后只要是幻蝶部落和青木部落带来的人都可以在联盟中不受约束,任意行走,所有的物资都可以在这里买卖,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而且联盟还要开辟出来一个地方作为你们部落在这里生活的地方,你们只要想就可以在这里常驻。”

蛟眼神坚定,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样的两个部落,自己要抓住了,不能让他们溜走,也不可能让他们溜走,这是食草联盟和外面有联系的一个最简单也是最有用的方式。

“那就多谢蛟族长。”

东说完带着虎就往自己刚刚烤肉的地方走去,虎的状态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呼吸均匀,没有任何异常,也就放下心来,要知道青木部落中的秘密可是比他们要多得多,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化险为夷,这也是幻蝶部落的碟灵这样看中他们的原因。

虎的脑海中正是天人交战的时候,周围的任何事物都没有将虎给唤醒,他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外面的东西一概不管。

“草木之灵,你还配作为草木之灵?”

一声愤怒的嘶吼声,带着所有的怨言,虎的脑海中所有的一切都震颤两下,虽然他的脑海中没有多少东西,但震颤的感觉却实实在在感受得到。

不用问也知道它们这些都是什么。

“我救不了你们。”

虎的脑海中是他的天下,但这时他的声音却带着一点的愧疚,他实在没有能力将它们给救下来,实力不行只能承认。

“你不是草木之灵,怎么会没有能力?”

那个声音更加愤怒,没有实质的形态,却在那里一直站着,带着自己的立场和坚持,没有一点想要后退和消失的意思,这是集结了多少的怨念形成的。

此时的虎内疚地只能站在那里不说话,自己的身份必定要担当起一定的责任,他的实力确实不够,自己早就知道。

成为战将之后实力增长就越来越慢,遇到的敌人实力也越来越强大。

“每次都说你没有能力,你有想要保护我们的意思吗,都是从我们这里收到危险的提示,却什么都不做,草木之灵不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还有很多责任要承担,你怎么一点都不承担。”

虎的脑海中翻起一个大浪,朝着不知道什么地方走去,一个身形隐隐约约出现在那里,正是虎的身形。

此时的他显现出一个身形,任由那些怨念在自己的形神上发泄愤怒。

自己的确不配做一个草木之灵。

虎的双眼中泛着微微的绿色,此时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沐沐还是虎,或者两者都有。

“你难道忘了,之前我们将你供养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管不顾地吸收我们这些卑微生命的力量,你做什么了,只知道索取。”

那团雾气变得平静异常,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平静起来,虎的脑海中,一股孤寂的气势渐渐升起,不知道从哪里出现,或许是那一团雾气又或许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一棵小草也是有灵的,所有的都归你管辖,但你却没有真正保护过我们一次,你对的其我们吗?”

一句对得起他们吗,虎直接就楞在那里,一句话就这样将他给石化,脑海中的一切在这样的气势之下,也渐渐被冰封起来。

一个不可触碰的东西被触碰到,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虎已经陷入一个漩涡中,这样的漩涡让他窒息,让他喘不过气来,就像十万层的深渊中,翻不过身来。

“是我不好。”

一双眼睛,绿色的光芒渐渐隐现,不知道如何才能从这样的漩涡中走出来,或者他已经选择沉沦。

甘于平庸,甘于沉沦,只能将他带到一个更深的深渊中。

虎的脑海中已经没了光亮,一片死寂。

“虎,你忘了吗,你的那个世界,你的那个梦想。”

一声呼唤,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带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像是一道光芒打破这里的宁静,只照着虎的那个地方。

这是什么声音?

虎幻化出来的身形终于有了一点的动静,慢慢扭过头。

一双没有任何欲望的双眼不知何时有了一点亮光,只是这一点亮光是白色的。

疾风?

一把略长的匕首穿透云层,带着一点声响,在周边响起,在虎的耳边响起。

“疾风?”

现实世界中,虎的身形旁边那把将夏给杀死的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东最先注意到这样的事情,带着一点吃惊。

虎还在昏迷,疾风怎么出现?还这样有灵性。

一路上东见过这把武器不知道几次,如臂驱使,很是惹人羡慕,东也是一样,只能远远地看着,不能碰上丁点。

这次它出现,肯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虎,你醒来。”

不管豹做的食物有多好吃,此时的他也没有心思再尝一口。

不断地摇晃着,东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豹将她扔下来的食物给收起来,擦了两下,放在嘴里,浪费食物可不好,更何况是她吃剩下的。

“好了,再晃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声音带着懒散,东却能从中听出一点有气无力,刚刚的战斗果然消耗他太多的力量。

扶着他坐起来,将一瓶灵液直接灌倒嘴里,周围关心的人也不敢欺身上来,只能站在原地等候,等着虎的实力恢复。

一路上他们都是一起前行,虎在他们的心中已经不只是外部落的战将那么简单,还是一路上的保护伞,有了这样的人,他们部落在外面就能战无不胜,遇到任何的困难都能化险为夷。

喝下灵液之后脸色才好一些,说话也有气力,东这才将虎给放在一边,走到火堆旁边,放下心来。

“这次和蛟族长交涉可不能让你来,这次肯定得我来,多要一些物资,不然实在对不起我们这样出力。”

东刚坐下,豹手中的食物就再次递过来,这样的食物她已经吃习惯,这才接过,继续吃起来。

“好,你来,都是你来。”

虎已经坐起来,伸手管豹要着食物,并直接就放在嘴里,只有他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他需要食物来补充体力,补充消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