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朔风

小说: 神帝止戈 作者: 宁落叶 更新时间:2020-09-16 10:31:04 字数:4702 阅读进度:721/722

他持有螟赤龙蛇剑,与人交手过不知道多少次。他也遇到过不少实力强大的对手,能够和他一争高下的存在。

但是他的剑,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被人制住过,就算是那些纯粹修炼修身的存在,也不敢直接用手来握住螟赤龙蛇剑,那简直就是找死。

血海,燃烧!

那一刻,陈子陵圣源之内,迸发出炽目的金光。

战甲之上的修罗之力,也完全开启,五行空间领域爆发到最大,一瞬间,将所有的力量都调动到了极致。

剑泷骇然发现,自己的螟赤龙蛇剑,竟然几乎要与自己失去了联系!

无论是圣道、圣躯、圣魂,陈子陵都达到了不低的高低,他虽然是玄黄二境,可修为境界却绝对不比玄黄四境差多少。

加上其他方面的优势,就算不动用赤霄剑,也能和剑泷战个天翻地覆。

赤霄剑,如今是他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

“不可思议的肉身,坚韧到恐怖的骨骼筋肉,再加上那领域对螟赤龙蛇剑的镇压……这家伙,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不能轻视!”

剑泷很快分析出了出现这一幕的原因。

他自然不可能失去螟赤龙蛇剑,否则这场战斗根本就不用打了。

身为一个剑修,剑乃是剑泷最为最为强大且最为重要的手段,一旦螟赤龙蛇剑被镇压,他必输无疑。

身影一动,剑泷直接冲进了五行空间领域!

陈子陵冷笑一声,一手抓着螟赤龙蛇剑,一手将伏渊战戟握住,向剑泷直刺而来!

天雷玄火莲!

这一招,是陈子陵自己参悟出的一招,将天衍雷和焚圣衍融合到了一起,化作了一朵青色莲花。

随着火焰雷霆的爆鸣,一朵参天青莲在伏渊战戟上绽放,炽目的火柱,直冲青天。

就在陈子陵这一枪直刺剑泷心窝的时候,剑泷瞳孔收缩,低喝道:“烨龙,杀!”

嗖!

一条独角蛟龙竟然破开了剑泷胸口的皮肤,猛然从剑泷的胸腔中冲出,带着一蓬鲜血,咬向陈子陵的咽喉。

这剑泷,将蛟龙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可以从他身体的任意部位冒出。

这蛟龙,可以说是剑泷的一部分。

需要用无数童子精血温养。

乃是剑泷的师尊,也就是剑云府的那一位剑圣,修炼的秘法。

每想要将蛟龙的层次提升一级,就要杀死三十万幼婴童子。

而剑泷的师尊,称之为生命之道。

而北归剑圣,却极其鄙夷这种修炼方法。

当年,北归剑圣刚刚传授陈子陵剑道的时候,就与陈子陵说过,这个剑圣的事情,他要陈子陵以此为戒,不能走此歪门邪道。

在北归剑圣眼里,这都不算是魔道,而是极恶之道。

而陈子陵这一次,之所以如此针对剑云府,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原因。

陈子陵瞳仁之中战意燃烧,今日,他就要彻底斩了剑泷。

眼见着这条蛟龙冲来,陈子陵大笑道:“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你的这些旁门左道,完全没有意义!”

陈子陵暴喝一声,在引动天雷玄火的同时,体内修罗之力开启到极致,体内天衍雷和焚神火的力量,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冲入青莲之中。

雷火相交之下。

恐怖的能量爆发开来!

“轰隆——”

可怕的力量炸裂开来,爆炸席卷方圆数百里,要知道星空恒天界的空间,非常稳定,爆炸扩散数百里,可见爆炸的威势,是何等的可怕。

周围观战的那些个剑云府的弟子,都被这股庞大的冲击掀飞,一时间,惨叫不断。

剑泷胸口的独角蛟龙,首当其冲的承受了陈子陵的这一击,硕大的龙头血肉模糊!

而剑泷本人,护体圣气也完全爆碎。

不过他全身的皮肤覆盖了一层百纹圣器级别的软甲,勉强挡住了爆炸的能量。

却也是全身染血。

“挡住了?”

陈子陵微微一愕,这一戟动用了雷火之威,借助了修罗之力。

虽然不是他的最强攻击,但是在燃烧凤血,又开启修罗之力的情况下,虽然不是陈子陵的最强招式,但也算是陈子陵重要的几张底牌之一了。

虽然对方全身是血,受了重伤,但毕竟挡下来了。

“好强的防御力,以血之圣道,改变身体结构!”

“或许我也应该,好好参悟一翻血之圣道了。”陈子陵这样想着。

而此时,剑泷呆呆的站立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陈子陵。

“你不过是玄黄二境而已。怎么可能,有如此凝厚的圣气……”

剑泷无法相信,他是玄黄五境巅峰的修为,可以说是半只脚迈入六境的存在,体内圣气,相较同级天才,都要凝厚许多倍。

所以他可以轻松击败剑云府四英。

可是现在,他竟然在圣气的凝厚程度上。

却输给了陈子陵!

陈子陵冷峭一笑,他的圣气强度,确实超过剑泷。

他体内可是拥有者一座世界。

剑泷想要和他比,还差得远,虽然陈子陵没有调动世界之力,但是他的圣源,就是这座世界的世界之心。

他的圣源,虽然在被世界之力所淬炼。

这是其他天才,绝对办不到的。

“你败了。”

陈子陵冷漠的说道,他的右手,还握着剑泷的螟赤龙蛇剑!

螟赤龙蛇剑,依旧在拼命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得。

而陈子陵的右手,也是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

不过这对拥有一座血海的陈子陵来说,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伤罢了,这一战结束之后,他可以轻松恢复过来,完全不会留下任何隐伤。

螟赤龙蛇剑,眼看要与剑泷失去联系,这就意味着,兵器被夺走了。

一场战斗,打到最后,自己的圣器都没了。

太丢人了!

剑泷惨笑一声。

“好了,既然你败了,那你就可以去死吧。”

在比赛开始之后,陈子陵几乎没有捏碎过别人的灵魂,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放过剑泷的打算。

至于螟赤龙蛇剑,他打算给赤霄剑炼化掉。

陈子陵目光猛然一寒,手中伏渊战戟挥出。

眼见着陈子陵杀来,剑泷暴喝一声,全身骨节噼噼啪啪的爆响,他的身体,竟然与蛟龙同化,在他身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红色蛟龙。

他这是要做出拼死的一搏了!

“啪啪啪——”

剑泷的身体爆裂,他的身体骨节仿佛消失了,肉身开始拉长,与他身后的蛟龙重叠在一起,直扑陈子陵而来。

然而,失去了武器,他相当于是用血肉之躯,对撞伏渊战戟。

他修习的生命法则,可不能给他如陈子陵一般的强大肉身!

“修罗戟诀,万重山!”

无数的戟道力量叠合,可怕的一击,凝聚到伏渊战戟上,发出的威力,无比恐怖!

交手的一开始,其实就已经注定结局,失去了武器的剑泷,只凭血肉之躯。

哪怕拼死一搏,也绝对不会是陈子陵的对手。

“轰隆——!”

一声巨响,剑泷的肉身,连同他身后的蛟龙虚影,都被陈子陵毫无悬念的一戟砸碎,血肉飞溅!

而剑泷整个人,几乎化成了血雾,灵魂也直接碎裂!

这一战最终的结果让人出乎意料。

剑泷,身死!

剑泷被杀的情景,落在了周围相距不远的剑云府众多弟子的眼中。

特别是剑云府四英,他们还处于呆滞状态,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剑泷师兄……死了!

更重要的是,剑泷的灵魂都被捏碎了。

眼看着空中挥洒的血雨和灵魂碎片,这些剑云府的弟子在看陈子陵,目光中都充满了恐惧和惊骇之色。

“这怎么可能?”

陈子陵转过头,向剑云府四英,和其余的剑云府弟子看了过去。

他的目光平静、冷漠。

高高在上。

而目光,让在场剑云府的弟子,心中猛然一缩,陈子陵的目光,直抵在众人的胸膛之上,让他们难以呼吸。

“快自杀!不然就没机会了!”剑短歌大吼道,而后一剑捅穿头颅,确保快速毙命。

其余的剑云府弟子,也纷纷自杀,在陈子陵的威势压迫之下,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的勇气。

剑短歌算是剑云府年轻一辈中,仅次于剑泷的存在了。

连他都选择了自杀,其他人哪还有继续对抗的勇气?

杀死了剑泷之后,陈子陵获得了大量的圣星气,这足够他炼化许久的了。

陈子陵没准备继续出手,寻找了一处山洞修炼,准备将修为突破到三境之后,再前往窟魂海岛。

广阔的海岛之中,有许多幽谷,这些幽谷曲径幽深,十分隐蔽,如果进入其中,以阵法封住入口,就会形成一处相对安全的修炼地。

此时的陈子陵,便封闭了一处幽谷,在其中打坐修炼。

“人体的精气神,每一种对应一个修炼体系……如今我三法同修,虽然同境界之中强大,但修为进步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一些,要不要先放弃其中一道。但修两道。”

盘皇古界上,同修三道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要么就是一道修为极高,而后再慢慢修炼其他两道。

像是陈子陵这样,三道齐头并进的,实在是少数。

陈子陵这样想着,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遥远的天空,传来模糊而不清楚的喊声,但是因为这些声音在山林和云层之间几经回荡,已经连成一片,难以辨别。

隐隐约约的,陈子陵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嗯?”

陈子陵眉梢一挑,身影一动,下一刻,他已经出了自己的幽谷。

还有人挑衅自己?是谁?

将圣气灌注双耳,陈子陵悬浮在天空之中,终于听清了这些喊声。

“陈子陵,快出来,你的死期到了!速来受死!”

“陈子陵,我恒天大宫的大师兄,在岛屿中央的古城等你,可敢一战!?”

“陈子陵你这缩头乌龟,还不敢出来吗?”

不止一个恒天大宫弟子在叫喊,延绵不断的声音,以圣气贯注其中,覆盖了整个海岛。

“恒天大宫的大师兄,是易邪阑么?”

陈子陵自然记得这个名字,此人在排行榜上,位列一百二十七位!

乃是中天九州,辕州第三高手。

中天一共九州,能位列辕州第三,此人实力不可小觑,在整个中天九州之中,都能列入前三十位。

可自己与这个易邪阑从无仇怨,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易邪阑,在古城门口,等我应战?这倒是有意思。”

自己从未的罪过他,甚至都没有怎么听说过他。

按理来说是毫无瓜葛才对。

陈子陵摸着下巴,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有意思,如此嚣张的宣战,我若是不去,反倒对不起你了。”

易邪阑的挑战,陈子陵求之不得。

他不惧易邪阑。

对方应该是这座海岛上,圣星值最高的人了,杀死他,获得的圣星值必然十分可观。

到时候,陈子陵也可以借势,突破到玄黄三境。

当然,易邪阑并非凡俗之辈,要对付他,没有那么容易。

恒天大宫,可不是一个小势力。

此刻,好几队恒天大宫的弟子,在天空中边飞边喊,不光是陈子陵,海岛的其他真圣,也听到了。

“陈子陵是谁?竟然值得易邪阑宣战?”

“难道是最近海岛那个,对剑云府出手的家伙?”

“没错,就是他!”

“恒天大宫与剑云府,乃是利益联盟,双方之间,此人杀死了剑泷之后,圣星值相当不低,易邪阑杀他,一来是为了更好巩固与剑云府的关系,二来,更是为了圣星值啊。”

有人一言,点破了易邪阑的目的。

剑云府势力虽不如恒天大宫,却有一位货真价实的剑圣坐镇。

恒天大宫自然想要招揽。

“恒天大宫强势惯了,威严不容挑衅,不知道这陈子陵敢不敢出战,走,我们回城看看。”

“嗯,我也正有此意。”

海岛的众多武者,听到恒天大宫弟子的宣战之后,纷纷涌向海岛中央的古城。

其中还包括陈子陵的仇敌——剑云府四英。

“这陈子陵,自己作了大死,杀死了师兄,恒天大宫能出手主持正义,实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