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问案

小说: 青山慧风 作者: 风飞凤 更新时间:2020-11-22 02:02:47 字数:2173 阅读进度:41/46

米粒看小慧的眼神都不对了,带了几分崇拜的神色,她不觉得自己对色彩绘画有天分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反而觉得小慧能把那么多零件组成机器,特别了不起。

文科生和理科生就是这样,有时候相互推崇,彼此羡慕,有时候又相互鄙薄,彼此嫌恶。

小慧喝了几口热水,拒绝村支书给的鸡蛋挂面,又拆开了一台潜水泵。

肖毅倒是不客气,把两大碗面条全吃了。

小慧开始绕潜水泵的线圈,虽然她做了个简单的工装,但毕竟不是专用的、自动的,做起来很慢,到了天亮时,才绕好了一台,累得胳膊发麻。

吃了早饭,小慧眯了两小时,就起来再战。

肖毅已经拆开来一台潜水泵,里面有一组转子烧了,他正在拧螺丝,准备拆下来。

“你没睡啊”小慧问。

“小眯会儿,刚起来。”肖毅露出白牙,笑着将拆下的转子递过来。

小慧伸手接过,放在自做的工装上,开始拆烧坏的铜线。

肖毅看着她的动作,显然是在认真学习。

小慧想起肖毅是学机电的,就有意放慢动作,等开始绕线时,还给他讲了一下电机的结构、原理,绕线时的注意事项。

原理应该是高中就学习的,但这时候的高中课本,各种的删减,那些内容根本不存在,何况,高中生一半的时间,都去学工学农,上课时间有限,老师估计也没时间讲那个。

果然,肖毅的眉头紧皱,没听懂“这些我还没学。”他不好意思地小声道。

“哦,你才读了半年大学,肯定以后会学。”

“嗯”肖毅开始拆第二台潜水泵。

小慧和肖毅、米粒在吴村大队待到星期二下午,才算是把所有的活儿都弄完了。

修一台电动机或潜水泵八十元,一般收六十,加急是八十,肖毅也没有乱要,那边支书立刻就点了头。

四台潜水泵一台电机,一共四百块。

柴油机换了个气缸,二百六,还有保养除尘、各种垫圈垫片螺丝等,共八十,这是三百四,吴村大队给了七百四十块,除去零件、漆包线等,净挣四百八。

按照规矩,拆下的旧铜线等,也归他们所有,这些还能卖个三四十块的,毕竟铜和钢,都是值钱的东西。

拖拉机将他们送到路口,三个人等了一个小时,上了路过的长途汽车。

小慧疲惫不堪,却撑着不敢睡觉,就怕一个小时到站,叫不醒她,实在太困了。

“我这一趟出来,收获挺大的。”肖毅大发感慨。

米粒看着神采飞扬的他,疑惑地问“你不累吗”

“累,但我心里高兴,幸好我才读了半年大学,不然,我跑偏了也不知道。”

小慧也疑惑不解了。

“我在学校尽想着表现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参加各种活动,对功课不重视,期末考试,除了马列课,其余都是低飞而过。”

肖毅有些赧然“我没想到,专业课这么重要,我将来毕业,肯定先到基层工作的,若是让我修电机,我没学好,会修,这岂不耽误事不管我平时表现多好,心里多想为大家服务,关键时刻顶不上去,空有力气,废人一个,肯定会被冠以卖嘴的名号,我最瞧不起能说不能干的人,自己差点就成哪一类了。”

“毕业第一年,不是是实习期吗还有师傅带的。”小慧安慰肖毅。

“基础打不好,师傅带又怎样好不了太多。”

小慧没说话,肖毅能意识到这个,真不错,但愿他将来,能成为专业过硬。能力也硬的实干家。

小慧和米粒回了米粒家,两人收拾了换洗衣服,就去澡堂好好洗了一通,顺道,吃了一碗烩菜配馒头,进门两人就倒在床上就开始补眠。

肖毅去哪里休息,她俩都没问,实在是困极了。

小慧睡得极沉,等醒来时,太阳都偏西了。

米粒听到小慧穿鞋的声音,探头进来笑道“睡够了”

“够了,够了,哎哟,睡得浑身发软。”

“你这是饿了吧早饭都叫不醒你,你算算,你一觉睡了十快二十个小时,呵呵,都赶上那个哼哼了。”

“你才哼哼呢。”小慧伸了个懒腰,摸摸肚子,“哎哟,还真是饿了,前腔贴后背一般。”

她将被子叠了,拿着脸盆去梳洗。

“肖毅早上来了,问你还干不干他又联系到了一台潜水泵,一台电动机。”

“干啊,吃过饭就去。”

“小慧,你可真行”米粒眼中都是崇拜的目光。

小慧一边说话,一边开门,迎面是个穿制服的公安,正举手准备敲门,把小慧吓了一跳。

“于小慧是吧”

“嗯”

“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些事情,还需要你配合。”

米粒在后面听见了,冲过来“你们为何要带走她小慧又没做错什么。”

前面的公安特别严肃“做没做,我们调查后再说,你是不是米粒”

“哦,是”

“也一起走吧,配合调查。”

米粒都哆嗦起来,小慧拉了她一下“配合调查呢,别害怕。”

“哦”

但米粒依然害怕,抖得如风中的树叶。

肖毅恰好上楼来,看到了,也是大吃一惊,但他比米粒老练,调头到了楼下,等公安过去了,在后面跟着,显然是打算去托人。

公然阻止,那是妨害公务,就是没事儿,也会闹出事儿的。

这次,调查比上次严厉得多,米粒和小慧分开,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公安,问了小慧很长一段时间,有些问题,反复地问。

小慧很不明白为何总提起她的凉水壶。

“我早上起来喜欢喝一杯温水,可是热水瓶里的水很热,我怕来不及,每天晚上,会晾一点。”

“有谁知道你这个习惯”

小慧想了想“我不知道都谁知道,米粒肯定知道,她和我同住了好久。”小慧不知道,这话把米粒和她妈妈都牵扯进来,公安还把她们问了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