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赘婿如何能炼成

小说: 农女福运:绝世女皇商 作者: 哎哟喂o 更新时间:2020-09-16 10:44:06 字数:2352 阅读进度:185/189

苏柏雅尴尬的笑笑:“浦董不必自责,意外谁都无法避免。”

她还能不明白苏家人的性子,苏奶奶倘若真有什么事儿,恐怕昨夜浦武就到不了公司了。

今日苏景山也不会一人来到公司的外面等着,看他的样子分明是有别的目的。

于是对着苏景山问道:“三叔今日来找我是因为何事?虽然已经分家了,但是能帮的我还是会帮帮。”

她挺担心浦武看在她的面子上给老宅的好处,最后人情还不是要她来还,话要先说清楚。

等了片刻却并没有得到苏景山的回话。

浦芷注意到苏景山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由自主的紧了紧衣裳,小声道:“这人是有病吧?”

苏柏雅再次尴尬的笑笑,提高了音量:“三叔,问你话呢。”

他也觉得苏景山今日有些怪异,这段时日见过苏景山几次,一直是不修边幅的样子,今日居然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特别是还将油腻腻,能够用炒菜的长发洗的一尘不染。

莫不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苏景山回过神来:“我就随便来看看,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苏柏雅不在理会,歉意的看了一眼浦武道;“浦总,这边请。”

浦董?苏景山一听这称呼,心头乐开了花,果真是有钱人呐。

看着浦芷离去的娇柔背影,他的心中有了个想法,若是可以入赘到这家子,岂不是即可抱得美人,又可吃喝不愁了。

到时候有银钱了,再请个夫子专门指导做文章,何愁不能高中。

突然想起了昨夜的事,暗道不好,急匆匆的回了家,让苏奶奶将昨日讹来的十两银子给他,退还给“苦主”。

苏奶奶摸了摸苏景山的额头,也没有发烧呀!怎么就开始做傻事了?

“娘,你就别管了,快将十两银子给我。”

“给你?你还想不想娶媳妇了,我还怎么抱孙子,你脑袋是被驴踢了?”

“你又没有伤到什么地方,十两银子本来就不应该拿。”

“不给!要钱没有。”

进了苏奶奶口袋的钱,还想要掏出来吗?

但苏景山就有法子,立马开始要死要活的,用脑袋撞墙:“不给银子,我就用这一面墙撞傻我聪慧的脑袋,娘别想看见我高中的那一日了。”

“儿啊,你这是做什么,快别撞了。”

苏奶奶心疼不已,拗不过最终将十两银子扔给了苏景山。

“谢谢娘。”

苏景山美滋滋的拿着十两银子,再次到了聚宝盆公司,正在为如何进入公司发愁,没曾想巧遇苏柏雅一行人归来。

迈着八字步快速的走到了浦武的身旁:“这位老爷请留步。”

浦武看了一眼苏柏雅,对着苏景山干脆的说道:“可是十两银子治疗你娘不够,还差多少?”

苏景山嘴角抽了抽,不问原因而是问需要给多少,这家里是多有钱啊!

换做往日定然会来个狮子大开口,他又看了看不远处,在他心中美若天仙的浦芷。

如此美丽的女子定要成为他的夫人,更何况只要入赘了还会缺钱吗?

切莫因小失大。

“老爷误会我的意思了”苏景山将十两银子拿了出来,递给浦武,“方才我娘去大夫哪儿检查了一下,其实并没有伤到那里,贴一副膏药就可以了不值几个钱,所以这十两银子退给你。”

浦武并没有伸手接,笑着道:“银子你就拿着吧,不管怎么说昨日是我的车夫撞伤了你娘,无论用不用的上,给点赔偿应该的。”

听见此话,苏景山愣了愣,第一次遇见这般慷慨大方的人,赶着给别人送钱!

这一刻真想将十两银子收下,理智却告诉他舍得孩子才能套住狼,忍住心中对十两银子的不舍,咬牙继续坚持道:

“诶,老爷这是那的话,昨日我也是太过担心娘的安危,这才不得已之下说了一些冒犯老爷的话,现在已确定娘没有事儿了,这十两银子无论如何也不能收。”

“我苏景山行得正坐得端,不属于自己的一文一钱是绝对不会要,请老爷务必收下。”

这一下让浦武诧异了,眼前的男子此刻高风亮节,和昨日相遇时的得理不饶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一对双生子,或是身体里有两个灵魂,现在和他说话的是另一个。

便也不在推辞,将十两银子接过道:“若是你娘日后因为昨日的事有任何的不适,尽管来找我即可。”

苏景山赶紧摇头:“老爷多虑了,我娘身体好的很,日后不会麻烦老爷。”

在未来的岳父以及夫人面前,定要表现出最为完美的一面。

“三叔今日真令我有些刮目相看了呀。”

苏柏雅这一刻真想捏捏苏景山的脸,看看是否带了一张人皮面具。

苏景山负手而立,义正言辞道:“鄙人一直如此,不属于自己的一文都不会要,雅儿整日忙着公司的事情,对三叔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苏柏雅:“......”

“浦叔,你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欧健欣喜的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他平日在曲兰镇负责铺子上的事情,今日回来运送一些缺货去铺子。

“我也刚到没有多久,在苏总这儿做的如何?可还习惯。”

浦武笑问了一句,他从昨日到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花,还真将这个侄儿给忽略了。

“过的很充实,苏总给了我很多机会”浦武笑着挠了挠头,“夫人,芷儿也来了呀。”

“现在才看见我!真当是几月的时日不见,就要忘记我这个妹妹了”浦芷双手叉腰佯装生气,不过能够看出她和欧健的关系应该很好。

欧健笑道:“芷妹那里的话,想吃什么待会我请客。”

苏景山站在一旁,看着一行人聊着走进公司,感觉自己成了一个透明人!

他这么大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看不见吗?

而且看新来男子和他梦中情人热聊的样子,难道也想要入赘?

他有心想要跟上去,却谨记公司的规矩外人不得随意的入内,等会被葛大爷拦住就尴尬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了,本来下手就比别人晚了一些,必须要加快进度。

思索了一会便有了一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