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来吧,互相伤害!

小说: 李逵的逆袭之路 作者: 水鬼游魂 更新时间:2020-11-22 02:44:38 字数:5438 阅读进度:616/622

垂拱殿内,君臣互相矜持起来。

皇帝在琢磨,李清臣特意在上朝之前赶来和他见面,难道仅仅是说一声,青唐城打下来了?

这不符合李清臣的做派,同时,枢密院有职方司传递消息,难道皇帝的皇城司消息传递会比枢密院慢?

不可能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清臣向他靠拢了。

在此之前,赵煦虽亲政了,可以询问大宋国事,履行皇帝的职责。但实际上,章惇也好,蔡卞也罢,在政务和国事上,都没有太把皇帝当回事。就连李清臣也是如此,枢密院让他和安焘弄得铁桶一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没有亲政的时候,因为宣仁太后不还政,让十七岁的赵煦很不满。

当时祖母和孙子之间出现了很大的隔阂,导致在宣仁太后薨后,赵煦就迫不及待的清理元祐时期的老臣。

可是亲政之后才明白,他是有过问朝政的资格,也有掌舵大宋的权力了。

而且大臣们,还是他钦点的,可是他自认为是肱骨之臣的大臣并没有太将他当回事。具体表现在,赵煦在讲道理,摆事实上,被一群智商超群,经验丰富,手段老辣的大臣欺负的团团转。他还不能表现出来情绪上的不对劲,显得自己无能。

往往只能用拖延,稀泥的手段,找回点面子。

这皇帝当的憋屈啊!

也许是有了这些经历,赵煦更清楚当初宣仁太后不让他亲政的原因,因为他亲不亲政,没什么两样。朝堂上的事,还是相公们说了算,和他这个皇帝关系不大,和太皇太后也无关。

或许正因为这种感悟,让赵煦有了将吕大防调回京城的打算。

帝王术? 终究还是要平衡。

新党的动作? 实在是让他这个皇帝也头痛不已。

现在,机会来了。西夏和河湟的接连胜利? 让他拥有足够政绩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同时? 也有了限制章惇权力的想法。

李清臣偷偷拜见皇帝,显然是要和章惇等人割裂。唯一让赵煦举棋不定的是? 李清臣能否让他信任,此人也是变法派的中坚。这让赵煦颇为为难? 要是有个能商量的人就好了。比如说李逵……可惜? 李逵远在千里之外。

李清臣倒是平静,站在垂拱殿中,做闭目养神状。

赵煦还是嫩了一点,要是老辣的仁宗皇帝? 或许这会儿就让李清臣走了。皇帝对臣子的表现不用刻意? 只要记住就可以了。可是赵煦经验不足,还迫切的想要掌控朝堂的主动权,这才僵持了起来。不过,时间不长,赵煦就有了决定:“李卿? 青塘大捷的消息,该不该耿在朝堂上公布?”

相比章惇、蔡卞、苏辙等人? 皇帝和李清臣肯定是第一时间得到战争的情报。

其他人恐怕要等军报抵达京城之后才恍然大悟。

李清臣睁开眼,嘴角微微扬了扬? 他对皇帝的反应有足够的信心,这让赵煦很难受? 他仿佛又被看穿了。

“陛下? 臣以为? 消息是否真实,需要军报和监军的秘折抵达京城入了通进司之后,抄报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之后才能确定消息属实。在此之前,臣以为需要谨慎对待消息。”

果然,李清臣的来意表露了出来,他就想偷着乐,然后看着章惇几个上窜下跳的出大力,然后偷偷踹一脚。

皇帝赵煦愣了愣,随即对李清臣的想法很感兴趣,不过他也有担忧:“李卿,如今京城匠作、兵器二监,兵部、工部二堂所属工坊、府库物资都已经筹集优先供应西军。可如今西军大胜,显然用不着如此多的物资,如果户部要启运这批物资,该如何决断?”

“拖——”

“军情如火,旁人不知,相公势必会着急。”赵煦缓缓道。

李清臣笑道:“等瞒不住的时候,就告诉他。”

赵煦正眼敲了一眼李清臣,心说:“这家伙够坏的,不过……他挺喜欢。”

赵煦耷拉着眼皮,沉吟道:“就按李卿的做。”

“臣告退!”

等到人走了,赵煦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问郝随:“也不知道是得是失?”

“陛下英明!”

郝随身为宦官,他真参与不了相公们和皇帝的斗智斗勇,皇帝不把他当人看,难道相公们会把他当人看?

这种筹谋,他根本就参与不上,也不敢搀和。以前他被章惇等人当小厮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如今,他幡然醒悟,决心一心一意跟着皇帝。可是让他参与国事,郝随水平完全不够,只能站在皇帝的身后,狐假虎威的大喊一声:“陛下威武!”

赵煦没指望郝随能给出好建议,只是笑着骂了一句:“老货!”

这种明里是骂,暗地里亲近的举动,让郝随心花怒放,一张皱巴巴的脸,愣是挤弄成了包子。

皇帝赵煦心情大好之下,询问:“你和李逵共事默契,你能说一说,李逵的做事风格吗?”

郝随愣了愣,随即心里苦笑不已。他是和李逵共事默契,但问题是,李逵根本就不听他的,如果他想要擅自独断,还要被李逵镇压。这种情况下,除非宁死不屈,只能言听计从了。加上宦官怂了不丢脸,能不默契吗?

可话不能这么说,李逵是郝随为数不多的靠山,他在李逵身上捞了不少功勋。要是背后说人坏话,这还是人吗?

当然,宦官这么做无可厚非。

可郝随自认为自己是讲义气的人,当即打包票道:“奴婢跟着李逵做事,只要相信一个事实即可!”

皇帝好奇道:“什么事实?”

“他做的比奴婢好!”

郝随献媚道。

听到这话,皇帝赵煦也乐了,要说李逵能力不行,恐怕连和他关系很僵的蔡卞等人都说不出口。郝随和李逵一起共事,确实只要听李逵的就行了。

早朝开始。

这日的议题还是物资运送,还有军队抽调。

章惇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李清臣,他这段日子越来越多的干涉枢密院的政务,已经让李清臣很不满了。

当然,章惇更想要做的是赶走李清臣,想要对付李清臣,就要将安焘给解决掉。

眼下大战在即,如果李清臣配合不利,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

“陛下,臣有本上奏!”

中书舍人严冲出班后,从笏板后将奏章递给了小黄门。然后开始朗声开口:“自六月来,秦凤路筹备对青塘唃厮啰反攻,但枢密院屡屡做事不利,恐我秦凤路大军孤立无援。各地抽调的两万兵马,军纪不佳,操练懈怠之顽疾。臣弹劾枢密使李清臣,尸位素餐,在其位不谋其政,贻误军情。”

“混账。”李清臣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对周冲怒道:“军国大事,哪里是你一个小小的中书舍人多嘴的份?”

“本官不定你个越权之罪,还以为人人都能插手枢密院的事了!”

中书舍人虽然品级不算高,但身为宰相章惇的马仔,严冲自然深知自己的职责,先让李清臣动怒,然后自然有其他人围剿。

严冲笑道:“李枢密,下官就不明白了,如今我中书省内都在为收复河湟之地筹谋,有道是居庙堂之高承其位,如今我大宋正值戡难,还分什么枢密院和中书省?再说了,章相执掌中书,权知兵事,我等都事堂属员,自然有参政议政之责。”

“章相,这是你的意思?”

李清臣弃了严冲,反而找上了章惇。

章惇淡淡道:“李枢密,官家允我知兵权,但是你的枢密院却连一点消息都不让老夫知道。老夫还以为这知兵的差遣不过是说说而已。”

“章相想要知道什么,不妨直说?”

李清臣冷笑连连,心说:他终于忍不住了。

章惇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掌控欲非常强。他身为宰相,如今打仗了,枢密院却连中书省派人进驻都拒绝,这让他非常恼怒。要是他没有知兵权的差遣,自然不会多嘴,当然那时候该他闹情绪了。宰相没有知兵的差遣,是不能过问军事的,这是权责,谁也不能例外。

可如今章惇有了这个权力,却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参与战争谋划之中,他如何甘心?

章惇冷哼了一声,目光冷冽道:“老夫认为安焘在秦凤路,统帅西军二十万大军,却做事混乱不堪。如今大战在即,老夫为大宋社稷想,安焘不合适继续做永兴军路兵马大总管,同知枢密院职权重大,一旦国有大事,造成的损失将无法估量,老夫以为换人是最好的办法。”

“章相可有人选?”

“邢恕即可。”

用邢恕接替安焘,这是章惇准备给曾布上眼药,而且章惇早就看透了邢恕,这货只要给了甜头,立马就能拉拢过来。

这一招,既打压了曾布,又削弱了枢密院李清臣,一旦李清臣保不住安焘,就能间隙了李清臣和安焘的同盟,一箭三雕,最是妥当。

邢恕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曾布,心中彩旗招展,他想去啊!

刑部尚书虽说也是二品大员。

可比起同知枢密院来说,啥也不是。

至少,安焘可以和蔡卞平起平坐,而他却要受蔡卞的管。谁让蔡卞是尚书仆射呢?

李清臣仿佛被章惇逼到了墙角,面带挣扎,却用力持着笏板不做声。章惇以为李清臣词穷,但却根本没有想到李清臣是故意示弱。

而李清臣很快就找到了个突破口:“户部物资迟迟没有押运,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户部做事不利,总不能是安焘的责任吧?”

章惇微微失望,他也知道想要动安焘不容易。正二品的高官,使相的全职,就凭借没影子的做事不利,就想要撸掉安焘,确实有点想当然了。但这是插钉子,只要安焘在秦凤路遭遇一场惨败,章惇就会毫不犹豫立刻下手,将其驱赶出朝堂。眼下还不行,不过按照他的想法,这一天不远了。

“元度又要掌管其他部堂,还要兼管户部都堂之责,他一个人如何忙的过来?”章惇随即对皇帝建议道:“陛下,臣以为户部尚书不能空悬,得安排有能之士担任,宜早不宜晚。”

“章相可有人选?”

对于官员任免,皇帝赵煦并没有太好的人选。毕竟,变法派能用的人都用了。他亲政时间太短,也无法了解太多的朝臣。

干脆,他将举荐的事交给章惇算了。

章惇躬身道:“蔡京尚可!”

“蔡京,无德,德行有亏之人,如何能委以重任?”

李清臣当即反对,蔡京好不容易被挤出京城,怎么可能还让他回来?就连皇帝,对蔡京也颇为不喜。

唯独章惇对蔡京好感不减,主要是因为蔡京管钱确实是把好手。

如果换个人,皇帝或许答应了,但是蔡京?

皇帝心头顿时涌上一片厌恶之色,这样的人难道章惇也要保吗?

李清臣觉察到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他原先担心安焘在西北作战不利,让章惇找了机会背后刺一刀。可是如今这危机已经解开了,要是此时背刺章惇一刀,或许……想到就做,李清臣故意冷笑出声:“蔡京贪财,四处售卖招牌。他在户部尚书任上,京城的商会货栈的招牌十张有六七张都是他写的。三十贯一张招牌,他也抹得开脸做。不过说起来,他这个人,人品低劣,但字还尚可,比自誉为二王之后的某人要好很多。”

自称书法当朝第一,直逼二王的这人就是章惇。

李清臣这是撕破脸,给他添堵啊!

“蔡京的字,比他好吗?”章惇自问。

蔡京写的招牌,京城满大街都是,很不值钱。堂堂朝廷的二品大员,润笔费只有三十贯,岂不是贻笑大方?

可说起来,蔡京的字还真不错。章惇……觉得他们应该差不多。

章惇原先不吹嘘自己的书法了得,早年的时候他吹嘘自己的文章,可惜当时的文坛宗师欧阳修根本就没看到他的优秀。直接了当的说,苏轼和李清臣能齐名,之后苏辙、曾巩等人随后。压根就没有章惇什么事,这老师白叫了!

章惇气地之后从来不提师承。

之后他吹嘘过自己的诗词,可惜,嘉佑四年太凶残,苏轼、苏辙、曾巩……他怎么可能排得上号。屡遭打击的章惇再也不敢吹嘘诗词,只说这是小道而已。

最后无奈,他只好吹嘘自己书法了得。

可问题是,他书法还真算不上当世第一,第十都不见得有希望。

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他们都活得好好的,要是拿这几位的书法和章惇的放一起,高下立判。要不是看在章惇是宰相,大家都忍了,也不会传言章惇书法当世第一。要是硬加上身份,米芾不是进士出身,章惇还能比一比。其他几个,科举也不比章惇差,加上字是真好,章惇断然没有超越的可能。

即便是米芾,虽说是后辈,比苏轼等人他们年纪都要小。可米芾也不是没有根基的人,他母亲是神宗皇帝的奶娘,神宗皇帝和米芾可是奶兄弟。还是高太后身边的宫正,深得皇家信任。如果让皇帝说句公道话,米芾肯定要比章惇亲近。

李清臣当场戳破了章惇文人最后的遮羞布,让章惇大怒,当即不管不顾的皇帝道:“官家,如今正是朝堂的用人之际,当以大战为重。蔡京虽有小错,但臣为其担保,许其戴罪立功!”

李清臣施施然跟在章惇身后,他看到了皇帝的为难,同时也看到了章惇的霸道。宰相给罪臣担保,这和逼宫有什么区别?

置朝廷律法于何地?

李清臣当即也担保一人,却让章惇大惊失色:“臣以为,禹州知州吕大防任户部尚书足可,不用舍近求远。”

吕大防?

这可是保守派。

在朝堂上孤立无援的苏辙闻听李清臣的举荐,还以为这家伙疯了。随即,觉得这是个机会,当即下场支持:“臣附议,吕大防有在宰相之才,户部交给他,无碍。”

皇帝高兴了,吕大防是他琢磨过权衡朝堂得一把好刀,几次旁敲侧击,都让章惇给否决了。这次,李清臣建议,苏辙附议,他自然要点头同意:“吕卿自朕登基时就庇护我大宋社稷,如今断不可让良臣寒心。”

“官家,不可!”

章惇反对道:“吕大防虽有薄才,但今日这户部尚书不同往昔,筹备西进河湟之战才是首务。臣恐怕吕大防离京多日,力不从心。”

李清臣转了个身,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躬身的章惇,突然装出懊恼的样子,语气阴恻恻的开口:“那个章相,其实本官有一事正在核实,不知该不该告诉你。但你有知兵权,本官左思右想还是得告诉你。”

章惇迟迟不见皇帝答应,正在懊恼,扭头盯着李清臣咬牙道:“何事!”

“此事是职方司从河湟之地传来,枢密院还在核查,没有等到回馈。想来也觉得蹊跷,拥有十万大军的青塘城已经被我大军攻克,只是战损和军报未到,下官……”

“匹夫,尔敢阴我!”

章惇撩起袖子怒冲上来,李清臣急忙将手中的笏板单手前撑,一招仙人指路挡在章惇面前。别看他面色淡定,心中慌地一逼。

他和章惇都是老头子,但章惇是用剑高手,还亲自杀过人,自己却连只鸡都不曾杀过……冷汗渐渐的从额头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