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剑阵

小说: 烈阳传 作者: 闲云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166 阅读进度:20/20

人生意义的追求因人而异,有人追求功名利禄,权倾天下,有人追求放浪不羁,自由洒脱。但对大多数女人而言,她们追求人生幸福,一种寄希望于他人的幸福。

对她们而言,所有的功名利禄,富贵荣华远不及能得一有情人白头偕老更有吸引力。哪怕一生穷困潦倒,平淡无奇,她们也会觉得她们是幸福的。

但是男人始终与女人不同,儿女情长于他们来说只是生命中的点缀。或许需要,但绝对不重要,甚至是会被当成一种毒药,所谓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不外如是。那些真正的枭雄。岂能被个人情感所束缚。

于是,女人喜欢把幸福寄托在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身上。这种女人是可怜的,她们不知道男人是否是真心的,什么时候会放弃她们。更加可悲的是,她们总希望于男人能为她们改变,能为她们放弃江山。当这种强大的愿望破碎的时候,她们便无所适从。希望越大,最后收到的伤害便是越深。

雪月城中的弟子大多是这种女人。她们亦或是被男人所累,亦或是家中早经变故,孤儿一人。传闻,雪月城创始者亦曾被男人所弃,心死之下才创立雪月城。于是,雪月城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负心汉,抛弃妻子之人,每次遇见轻则打折一腿,重则直接毙命。是以武林中对此多有怨言,但仍不愿招惹雪月城,他们认为这是一群疯婆娘。

而今日,两名罪恶谷的恶徒口出蔑视之语,言语刺激雪月城中人,惹得群情激愤。众人久闻罪恶谷之恶名,是以直接以雪月城绝情剑阵应付两名敌手。八名雪月城弟子仗剑而立,分站八个方位,两两之间相聚不足一丈,互有协助。

雷狩杀心大起,两口双刀径直向其中一名女弟子砍去。只见那弟子还未动身,两旁的师姐妹便已经抬剑阻挡。雷狩只觉得双刀刚被阻挡,一股逼人剑气直面而来。那名被他攻击的弟子长剑直刺他面门。雷狩心下一惊,当即后退。

这时,两旁的弟子并没有乘胜追击,只见三人又重新回归阵中。只是所站方位已经有所改变。雷狩心有不甘,又多次攻向他处,每次都被剑阵所阻,心中有些急躁,暗道,“贼婆娘们的剑阵倒是有些能耐,强突不易。”

转头看见毕非獍手持双锥站在那里,并未动手,不觉大喝一声,“老毕,动手。”说罢,便向姚霁月砍来。心中琢磨这处应该是剑阵最薄弱之处,争取一招突破剑阵。

只见姚霁月神色不动,提剑相迎。雷狩心下大喜,刀剑相碰之时运气内力将姚霁月击退,正欲突破剑圈,只感觉两侧寒光闪动,冰冷剑气从两侧袭来,双臂不自主的躲闪,双袖被斩落大半。雷狩额头渗出丝丝冷汗,刚才双臂如果迟了半分,必会被斩落。

雪月城众人也不是很好过,见识过雷狩的双刀。刀剑相碰时震得双手微微发麻,见雷狩如同一只凶猛的野兽东闯西撞,一不小心便会被野兽所伤。况且中间还有一个不曾真正出手的毕非獍,还得留一半心思注意他的动向。

这时,阵中的毕非獍动了。只见一道灰色身影一闪而过,起跳间便如同鬼魅般来到韩冰凌身前,手中夺命锥挑向韩冰凌肩骨。这突如其来的惊变,让韩冰凌心头大惊。凭借多年的经验,本能的后退,侧身,横剑格挡,但始终满了一分,利剑只挡下其中一锥,另一锥扎进右侧肩膀,顿时韩冰凌大叫一声,鲜血四溅。

毕非獍一击得手后迅速撤退,并不恋战。他深知射人先射马的道理,作为杀手的本能,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一击必中的机会。

雪月城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住了,旋即个个愤怒万分,怒喝道,“拿命来!”玉香阁众女子也是被吓坏了。冒险将韩冰凌带出了战圈。

雪月城众弟子由守转攻,剑阵虽少一人,留下缺口,但剩下七人的威力也是不弱。况且现在众人义愤填膺。心中怒火正炙,手中利刃招招攻向要害。

毕非獍失去突袭之利,在雪月城众多白刃之下,只得腾挪闪躲,甚是狼狈。

在场诸人亦被这突发情况惊了半晌,而后纷纷咒骂罪恶谷的人行事卑鄙,手段恶毒,当杀之后快,但没有一个上前助阵。

但亦有人冷静的观看着眼前的打斗,并没有被周边的谩骂声干扰自身的判断。行事卑鄙?大家都是于江湖中混迹,没有足够的本事,早就死了百回。这些条条框框于中原正牌或许管用,对罪恶谷之人当真是屁都不是。

二楼殷九泉正聚精会神的观看着楼下的打斗,心下默默观察着众人的武功套路,剑招步法。

雪月城弟子围困雷狩毕非獍二人多时,仍旧久拿不下。而雷毕二人渐渐适应了绝情剑阵的攻势。加之二人战斗经验丰富,不多时变发觉了剑阵中的破绽,那缺少的一人。

只见二人眼神相互一瞥,便互相了解个中意思。毕非獍利用身法优势,专攻阵法中缺少的那一方位,迫使众弟子不得不变换方位。这时雷狩则以霸道的双刀攻击剑圈,以求打破剑阵。

果然,这套打法果真奏效。在毕非獍和雷狩的双重压迫下,剑阵中人气力消耗甚快。这时,毕非獍一个闪身来到阵中缺口,夺命锥刺伤中两名弟子,绝情剑阵被破。

而本该来此的姚霁月却赶往另一个方向,一剑刺向正在使用双刀的雷狩。主动放弃救援阵中同门,以伤敌为先,这才是绝情剑阵的精髓。

当年雪月二人创立此剑阵时,以“绝情”二字命名,便是要阵中之人自己当先绝情,才能发挥此阵最大威力。而能真正做到绝情之人,只有最晚入门的姚霁月。

雷狩猝不及防,腰部受剑,大叫一声,忍着疼痛向后撤去。毕非獍闻声一望,便看到雷狩后腰血流如注。当下夺命锥从手中飞射而出,击向姚霁月。

在这千钧之际,一道白刃一闪而过,斩落双锥。众人回神之际,毕非獍已经带着受伤的雷狩桃之夭夭,追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