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你个败家玩意

小说: 江山作聘之美人为馅 作者: 绝之意 更新时间:2020-11-22 03:12:44 字数:2441 阅读进度:91/94

从被抓紧天牢,到现在刑部受审,就是刚才被打了板子,她都没有哭,这个时候却忍不住。

一个风光霁月的大公子,竟然为了她,不顾外在的形象,在自己的胸前藏着几块糕点塞给她吃。

告诉她,不要怕!

柳青莐不怕苦,不怕痛,却受不了别人的关怀。

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云慕涵都准时出现帮助她,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实质性的帮助到她。

就单单这善意的举动,对她而言都是莫大的欣慰。

在这个世上,还是有人真心的关心她。

东辰尧安排好事宜,火急火燎的赶到刑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温馨”的画面。

云慕涵!

真是哪哪都有他。

东辰尧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尽量克制住脾气,现在和云慕涵较真不是时候。

“哎呀,这不是睿王爷么!下官见过王爷……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指教?”

梁文鑫明知故问。

其实这个时候,梁文鑫自个也是手心冒汗,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从容。

原本上次买了东辰尧一个人情,想着站到他那边给自己庇护。

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就被迫站在了这个煞神的对立面。

他真的是心里苦啊!

“接人。”

梁文鑫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错。

“睿亲王是想要接哪个人?”柳青莐?

不会吧,她身上可还背着“人命官司”呢,东辰尧直接将人带出刑部,这是,这个摆开了架势要和皇上对着干呐。

东辰尧也不管梁文鑫心里的小九九,直接走到柳青莐的身边。

然后,当着云慕涵的面,将那块还带着点温度的糕点拍到地上。抱起柳青莐便走!

“你……”个败家玩意。

那么精致的糕点,她一口都没有尝到,就被他给糟蹋了。

他知不知道,从进了天牢到现在,都没有正经吃过一口饭,送过来的饭菜都是馊的。

“我什么,以后话可以乱说,东西不可以乱吃,吃坏了肚子有你受的。”

“东辰尧,你脑袋是不是烧坏了。”

她现在饿得前心贴后背,难受的很,宁愿先填点肚子再难受,也比现在强。

说完这句,东辰尧两只眼睛盯着柳青莐不挪开。

“是你说的,我以后可以乱说话。”

“嗯,是本王说的。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一块糕点,去王府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保管让你撑到三天不想吃饭。”

两人旁若无人的“斗嘴”,恩爱秀的十分的高级。

云慕涵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

真的希望,把柳青莐抱在怀里的人是他。

东辰尧刚挪一步脚。

守在公堂上的士兵便拔出利刃,挡住东辰尧的去路。

梁文鑫快速来到东辰尧面前。

“王爷,这个女子是个重犯,还请王爷放下她。”

“本王若是不放,你又待如何?”

梁文鑫很想硬气的说一句:以同罪论处。

终究是转了话头:“王爷,你仔细想清楚了,她可是谋害苏妃娘娘的凶手啊,为了她值得这么大动干戈?”

“本王的事就不劳梁大人费心了。”

“王爷……”

刑部的差役怎么可能挡得住东辰尧。

东辰尧进一步,他们就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东辰尧就这么把柳青莐带走。

云慕涵眼神落寞的看着东辰尧的背影。

也好,只要柳青莐平安无事,是谁救走的都没去关系。

东辰尧将柳青莐放在他的马车上。

马车里面铺着厚厚的毛毯,洁白的和柳青莐一身脏污形成强烈的对比。

弄的柳青莐都有点不自在。

“王爷,你就这么将我带回王府,会有**烦的。”

“本王知道。”

知道还这么干,东辰尧什么时候这么不计后果的。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啊!

“苏妃的事情不是我干的。”

“嗯。”

东辰尧边回便在马车上找东西,可惜将能装东西的柜子都看了遍,也没有看到吃的。

就算他不喜欢吃那些糕点,也应该备些,以防万一,就想现在。

真是失策。

“你,既然你知道不是我干的,与其这样给他留下把柄,不如……”

柳青莐的话还没有说完,东辰尧便接着柳青莐的话说:“不如把事情查清楚?”

很明显,东辰尧的话音里带着讽刺。

“你很清楚,皇上打的是什么主意,既然出手了,就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给我们去追查。这事你是受了无妄之灾,我会解决好的。”

东辰尧还算有良心。

正事说了,柳青莐的饥饿感又席卷而来,肚子咕咕的叫了几声,在封闭的马车上显得很大声。

柳青莐也不在意什么形象不形象,说:“我饿了,可你刚才还把那能填饱肚子的糕点给扔了。”

东辰尧难得有点囧。

“王府很快就到了!到时你想吃什么,随你点。”

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这样的变化,是因为自己受了他的牵连,所以才愧疚?

马车在王府前停下。

柳青莐准备自己慢慢下车的,没想到东辰尧直接抱起她,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进入王府。

“王爷,我可以自己走。”

不是柳青莐不懂得示弱,也不是她不懂得享受,是她现在害怕和东辰尧走的太近。

他能把她将刑部接出来,已经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他愿意为她和皇上打擂台,并不代表自己就在他心里就是特殊的。

所以,越是和他纠缠不清,以后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会越多。

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可以及时等到东辰尧来救她。

东辰尧没有勉强。

慢慢的将柳青莐放下,双脚踩地,刚挪一步,屁股就火辣辣的疼。

这十板子打下去,一定出血了。

不过是冬天的衣服有好几层,没有渗出来罢了。

走了几步,就有两个丫鬟迎面走来,接手东辰尧,左右扶着柳青莐。

“王妃娘娘小心……”

柳青莐:“……”

算了,以后不纠结这称呼了。

“你们带王妃去处理下伤口,再让厨房多做些可口的饭菜。”

“是。”

两个丫鬟手脚麻利,很快就打好热水,将她的脏衣服脱下来:“王妃娘娘,你忍着点,衣服和伤口粘在一起,会有点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