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乐知书院 第四十七章 众人皆醉我独醒

小说: 继祖传宗 作者: 亿城安 更新时间:2020-11-22 00:37:17 字数:3385 阅读进度:47/66

吴伦让刘继祖收好腰牌,跟执事长老拱手告辞

跟着来的那些人都没走,见两人出来了,都围了过来问东问西。

吴伦和众人一边往回走一边把大致经过讲了一遍,大家听了都很高兴。

等出了宗门,到了一处僻静空旷处,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把大家叫住了。

众人有些不解,都看着他。

那老人道:“我说各位师弟、师侄,这次的事不惧堂处理的还算公道。但我猜他们说的理由估计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事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你们也知道,咱们在外面收的徒弟,家境多是普通甚至贫寒的,怎么可能出得起这个钱。吴伦师侄有本事,爱徒心切,帮徒弟出了这个钱,但我相信大多数人是出不起这个钱的,你们说对不对?”

众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都点点头等着他继续说。

那老人见众人的兴趣提了起来,才继续讲道:“我这么大年纪了,都快死了,本来不想管这些事,但我看到传宗就想起了我那些徒子徒孙。如果我死以后我的徒子徒孙也遇到这样的事,那该怎么办,我可没有一万两银子去给他们消任务!这次的事开了个非常不好的头,那就是住在里面的那些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关系在任务上动手脚。比如故意安排危险的任务给得罪过他们的人,或故意把危险的任务等级调低,再安排下去,类似的办法可多了去了!”

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觉着老人说的很有道理。

老人则继续讲道:“但这件事也给咱们提了个醒,咱们以后要更加小心,特别是要更加团结。这次大家能来的都来了,没来的都是在各处值班的。等回去后大家都去传达一下,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大家都要向吴师侄学,互相通个气,咱们都来支持,这样就能更好的维护咱们的利益。”

众人都点头称是,这时突然有一个头发花白,面容木讷的老人说道:“申师兄说的非常好,我就曾经有个徒弟没准儿就是这么被他们害了。我那徒弟曾带着新婚妻子跟着他一起来到宗门,被宗门里一个纨绔看中了,然后就被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他的新婚妻子也被那纨绔骗进了宗门,从此音信皆无。”

其余的长老听了都默然思考起来,又有几个长老说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们的弟子也都曾经与六姓弟子有过矛盾冲突。

这时一个身材最矮小的老人走上前来,说是矮小,那是相对于吴伦他们来说。这位老人也有一米七左右,但在这群人里确实显得矮小。但这人一看就知道是多智之人,额头微隆,眼窝较深,鼻子很挺,双眼细长,他沉声说道:“除了这事,有件事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察觉?”

众人见说话的是他,都郑重起来,之前骂驼子的那个老人问道:“师叔,您也发现什么了吗?”

那人朝左右看了看,见四周空旷没有外人,才说道:“你们都知道,我武技虽然一般,但醉心于武学研究。经过这些天的观察,我发现咱们好多武技都是有致命缺陷的!”

此言一出,犹如晴天霹雳,连刘继祖在内的所有武者都被吓得不轻。这武技可是武者安身立命的保障,如果武技都有漏洞那可是会要命的。

其中一个急忙问道:“龙师叔,谁都知道您和吴师弟的师父杨师叔是咱们这里武学造诣最高的,您可别吓唬我们。您说的缺陷是什么意思?不是任何武技都有缺陷吗,不可能有无懈可击的武技存在,关键还在使用的人!您说的漏洞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余的人听了,有的点头,有的摇头。

那被称为龙师叔的却摇摇头,说道:“冯师侄,你说的这个我当然懂。但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武技好像被人动过手脚,就好像那些漏洞是故意被安排在那里似的。”

众人听了头皮发麻,其中一个问道:“龙师兄,能不能跟我们演示一下?”

龙长老点点头,“我现在总共研究了七门武技,每门武技都有缺陷,如果你们使用这个武技,只要到了那个环节,漏洞就会自然显露出来。只是在这里展示不太方便,咱们回家再说吧!”

众人听了有理,都怀着心事快速朝一位院子最宽阔的长老家赶去。

刘继祖更是吃惊,七门武技,这是什么概念,他没想到这样一位身材并不出众的长老这么厉害,怪不得大家都那样敬重他。另外自己的师祖也这么厉害吗?怎么没怎么听师父讲过。同时,他也在思考自己的武技也有缺陷吗?如果别人知道我武技的缺陷,那动手还有胜算吗?我怎么没察觉到什么缺陷呢?

众人年纪虽大,脚程却快,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位金长老家。这位金长老辈分高,而且没成家,一个人住,院子就是一个小练武场。

众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武技的缺陷,急着问龙长老他都知道哪些武技有缺陷,如果涉及到自己会的,好让他指出来。

龙长老一一报了出来,他掌握的武技分别是:龙形手、无影脚、劈风刀、轩辕剑、洪荒拳、萍踪步和千叶掌。

刘继祖的心怦怦跳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会的两门武技居然都有缺陷。

吴伦和他一样吃惊,他会的四门里居然有三门武技都有,而没有的那个只是杀伤力不大的暗器武技流星石。

其余的长老也都大惊,要知道这七个武技都是性价比很高的武技,价格合理,攻击力强,很实用,因此外姓弟子学的人极多。

吴伦心急,想尽快知道究竟,就推了刘继祖一把。

刘继祖也很想马上知道自己武技的缺陷在哪里,于是他第一个跳到了场中,拱手道:“我会萍踪步与洪荒拳,请龙长老指点!”

龙长老点点头,从院子里找了一根棍子,削了一节,做成刀剑的长短,拿在手里,说道:“可以开始了,你攻过来吧!”

刘继祖不敢大意,收摄心神,朝龙长老攻了过去,只见拳影阵阵,声势惊人。

周围的长老见了都点头称赞,夸吴伦教的好,吴伦脸上不显,但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这位龙长老不愧被大家公认为武技造诣高,他似乎知道哪种武技可以克制刘继祖的武技。只见他闪转腾挪,刘继祖根本打不到他,还能借他的力攻回来。但这不算什么,很多高手都能做到,比如试练场上的牧长老就曾用类似的借力手法拉开他和孙兴。

对此,刘继祖并不吃惊。他的力量和速度完全在龙长老之上,如果武技没有漏洞的话,他有信心打败龙长老。因此刘继祖越打越快,就在他自信心越来越高的时候,他的脚踝突然被踢了一脚,他一个趔趄,左下肋就被木棍刺中了。

刘继祖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定在了那里。

吴伦和其他长老也是如此。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是怎么踢中刘继祖的脚踝的,那一剑为什么刺的那么准,让人避无可避。甚至有一种错觉,不是他刺过去的,而是刘继祖自己把身子朝棍子凑了过来。

刘继祖此时的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怎么会这样呢?自己明明在四义庄试过,武技威力很大,没什么问题啊?自己引以为傲的武技,自己赖以为生的武技,在龙长老这里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他呆呆地看着龙长老,等着龙长老给他答案。

龙长老走过来,拍了拍刘继祖的肩膀道:“年轻人不错!这两门武技练得比我好,我学的时候可没你这么厉害!”

但再好的赞扬,刘继祖这时怎么听得进去,他深施一礼道:“请长老赐教!”

龙长老点点头,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看到了吗?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大家都点头,龙长老才继续讲道:“十几天前,我正在试练场和几个年轻人切磋武技,突然见到这个年轻人从我旁边跑过。你们都知道我精通相术,见传宗相貌不凡,于是就在他和孙兴对战时,也过去观摩了一番,这才偶然间发现了这些漏洞。说实话,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是看不出来。正好传宗会的两门武技我也学过,于是我就假想要是我在场上,我如何来应对。但传宗明显比我厉害,我自信用同样的武技练不到他这个水平。吴师侄,恭喜了!”

刘继祖心想,龙长老那天居然也在,只是那里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居多,他比较矮,自己没注意到他。这时听龙长老又夸自己,刘继祖有些不好意思了,但现在他哪有心思听他说这些废话。

果然吴伦也忍不住了,催道:“我的龙师叔,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心思夸我们!赶快说吧,我们都快等不及了!”

龙长老见大家都已经进入了自己预期的状态,才说道:“当时,我就对传宗的武技发生了兴趣,认真观摩,想看看人家为什么练的比我好,谁知道突然间我发现了一个漏洞。心想这不应该啊,可能是无意中出现的,这类失误每个人都难免。但那天他们两个打了好半天,就给了我细致观察的机会,最后终于让我发现传宗师侄每次用到那个发力点时,那个漏洞都会跟着出现,那个漏洞位置就好像处在完全没有防备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