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被戏弄了(修)

小说: 和老虎的恋爱指南 作者: 之春 更新时间:2020-09-12 17:37:23 字数:3328 阅读进度:9/22

有时候苏宸真的觉得有些事儿挺邪门儿的。

就好像雷温不久前才告诉她要好好利用香囊遮盖自己身上的气味,今天她就发现——香囊丢了。这几天她也不是没出去过,但是大多只是在这座房子周围活动。至于丢到了哪里,确实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虎族的居住地不像兔族和羊族那么简陋,大多是木屋,相对于茅草屋牢固不少。可即使是这样,如果有人硬闯,房门也是拦不下的。她确实害怕香囊丢失时间一长,自己身上的花香变淡,引起别人对她身份的猜测。

现在雷温不在,所幸由于他平日的威严没有人敢过多的关注首领的房间。可现在找到香囊才是上上策,毕竟谁也不知道雷温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门外响起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一道悦耳的女声也随之响起:“苏?”尾音上挑,有询问之意。苏宸祈祷一阵,还是打开了房门。

她一开门,便有一股不同于平时的甜美味道宣泄出来,不远处的几名雄性兽人往这边看了好几眼,苏宸暗暗叫糟,这是有人被她的味道影响到了。

连一边的莉娅也往她身上嗅了嗅,说:“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像某种不知名的果香,只要闻见了就恨不得爬上去咬一口。

苏宸把莉娅请进屋内,火急火燎的关上门。随口应付说:“可能今天不小心从哪里蹭上味道了。”其实是骗人的,毕竟到现在她也不敢出门。

莉娅是雷温这几天拍过来照顾她的。自从她解了毒以后,雷温就每天不见踪影,有时晚饭他会陪她一起吃,更多的时候是莉娅过来给她送饭,陪她闲聊。其实苏宸真的想对雷温说不用过来特意陪她吃晚饭了,他在这里她才是真正的消化不良。

说是陪伴,但是苏宸恍惚间觉得更多的是监视。只要她有什么风吹草动雷温立刻就能知道。换句话说,雷温是为了防止她逃跑。其实这样真的没必要,这段时间苏宸也想明白了:她一个人肯定无法在米斯特大陆活下去,现在留在虎族也可以试着寻找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有因就有果,她一直相信,只要她找到原因,回去只是时间问题。

吃完饭莉娅像往常一样把餐具收走。然而她刚走不久就发出了一声尖叫。这声尖叫实在凄厉,连屋内的苏宸也被吓的手一抖。接着就是第二声。这一声接一声的尖叫不断撕扯着她的耳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莉娅并没有脱困。

苏宸顾不得犹豫,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她看见不远处的莉娅正被一名虎族雄性强.压.在身-下-,尽管她不断的扭动身躯,雄性兽人还是稳稳的占据上风。周围有许多雄性兽人,却没有一个上前制止的。相反,反而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甚至还有人发出笑声。

苏宸以前在书上看过的,每年十二月到一月,是老虎的发.情.期这个时候雄性都会比较躁动。

一瞬间,苏宸似乎感到全身的血液一起往她头上涌,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站在他们面前大喝一声,“你放开她!”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她是雷温带回来的缘故,那名虎族雄性居然真的停下了动作。也因为她这一声大喝,周围的雄性都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凛冽的寒风下,倏忽飘来一阵浓郁的果香,只闻着这一抹香味已经能够让人想象到冬衣包裹下的少女是如何美妙,几名雄性不由得上前几步。

苏宸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她咬咬牙,连拉带拽的将莉娅从雄性兽人的身-下-抢救出来,先要赶紧回到屋子里去。那间屋子似乎是雷温的住处,至少与雷温有关。只要与雷温有关的东西,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在那间屋子里明显比在这里安全得多。

随着花香的消散,空气中甜美的果香越来越浓郁,连身为雌性的莉娅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这个味道似乎更能使雄性躁动。

终于有人先忍不住。他们一直以为苏宸是素食性。肉食性对素食性有着天生的不屑。如果不是雷温亲自把她带过来,谁还会让她在这里站着?如今既然她自己在发-情-期跑了出来,就不能说是他们的问题了。一名虎族雄性将手搭在苏宸的肩膀上,“怎么,你想和莉娅一起?”

这话似乎取悦了大家,围上来的雄性眼里都散发出兴奋的光。

已经有人强迫-性-的揽住苏宸的腰,想要往自己身边带过去。苏宸又惊又怒,“你放开!”当然,没起什么作用。一边的莉娅只是一直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正在此时,雷温低沉的嗓音猛然响起,“你没听见她让你放开吗!”不知什么时候,雷温已经站在他们身后。

雷温离他们很近,自然也闻见了空气中使人躁动的浓郁的果香——这绝不是他送她的香囊应该有的味道。这味道以苏宸为圆心向空气中散发,连雷温也萌生出了一股子占有她的冲动。

这几天他为莫利尔制造出的祸乱耗足了时间,今天才处理个七七八八,所以回来看看苏宸适应的怎么样,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这一幕,居然还是在他的房间附近发生的。

迫于他目光的压迫,苏宸腰间的力道很快卸去,那名雄性兽人赶紧把自己的的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好,他声音颤抖地说:“首领。”

雷温自然而然的将苏宸挡在自己身后,他的眼眸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个人触及他的目光后都低下头颅。雷温浑厚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以后你们用哪里碰她,我就废了你们哪里。”

没有人敢吭声,于是雷温接下来的话清晰地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收起你们不该有的心思。”

众人不敢再造次,一起回答说:“是,首领。”

雷温的目光在莉娅身上停留一秒,拉着苏宸走进屋内。

莉娅的手指无声紧了紧。

众人谁也不敢再多待,一时间都争先恐后的离开这里,生怕雷恩突然反悔。

只有莉娅,盯着雷温消失的方向半晌才回过神。

虽然雷温没有吭声,但是苏宸知道他现在肯定很不高兴。不高兴的原因大概是门口的那一幕给他添了不少堵。苏宸默默地想着,她也没想到这里的雄性兽人这么霸道,几乎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万幸雷温来得及时,不然她肯定是没什么好下场。

雷温用他独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问她,“为什么不待在屋里?”

苏宸乖乖的回答,“我听见莉娅在门外尖叫几声,就出去了。”发出尖叫的原因已经不言而喻。

雷温似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问她,“为什么不带着我给你的香包?”

苏宸继续乖乖的说:“今天早上的时候,发现它丢了。找了一上午没有找着,没有办法,只好放弃了。”回答完她突然觉得不对,现在这个场景就好像是父亲在责备犯错的女儿一样。而且,她为什么要这么配合?

她也开始沉默。

她从床边起身,走到桌子旁准备给自己倒一杯水喝,却忍不住惊奇的“咦?”了一声。因为,此时茶杯旁边,那个让她找了半天的香囊,静静地放在那里。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雷温会用一种责备的语气问她为什么不戴香囊了。这实在是一个醒目到不能再醒目的位置。而她刚刚的“找了一上午”更像是一种托词,也怪不得雷温会生气。

可是苏宸也是真的冤枉。因为她是真真切切的把香囊弄丢了以后惴惴不安过的。更何况,她当时明明在桌子上扫了一遍,这么显眼的位置她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苏宸看向雷温,“其实我当时真的找过这里了,可能是因为没注意吧。我真不是故意不戴的啊,真的。”

雷温说:“我知道。”他把小香包拿起来,确认上面还有花香以后,才给她系在身上。这个香包虽然装满了干花,充满了花香,但都是那种固定的,死气沉沉的香味。而苏宸身上的味道,是人类少女特有的,馥郁的果香。只要闻到了,就忍不住想占有。

想到这里今天那几名雄性的表情,他开始烦躁。雷温心里想,以后,他总要找个机会,让他们明白苏宸究竟是谁的人。

苏宸观察他好久了。

她感觉雷温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看她的眼神也开始变得炽热。这是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干巴巴的笑了几声,然后问,“今天我自己吃晚饭吧?”其实这个问题已经暴露了她心中所想。

雷温看向苏宸充满期待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当着她的面点头。然后在她掩盖不住的欢喜的表情里,恶趣味的碾碎她的愿望,“没关系,我和你一起。”

他看着她的微笑逐渐僵硬,看着她故作欢喜的收拾桌子,嘴角勾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雷温心想:真是像傻子,想什么直接写在脸上。

同时他的心里又庆幸起来:还好,苏宸现在在虎族,在他身旁。他没有错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