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误入羊族

小说: 和老虎的恋爱指南 作者: 之春 更新时间:2020-09-12 17:37:20 字数:2896 阅读进度:6/22

苏宸醒过来的时候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时间就好像是静止了似的。

她睡了多久?苏宸拿出手机,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手机时间显示现在居然是下午两点。看看外面深不见底的黑色,苏宸简直怀疑人生。这天色,怎么可能是下午两点?

这情形和她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何其相似,可是这一次的黑夜又要持续多久?她站起来想走出去看看,身形却猛地一晃。

头晕晕的,还有点疼,四肢无力,鼻子也塞塞的,像是感冒了。她又摸摸自己的额头,挺烫的,好像还有点发烧?

苏宸拿出几片退烧药吃了。都是以前吃的药,所幸记住了药名,否则连能吃的药也没有了。雷温的伤口又到了换药的时候,她随意向身旁望去,却突然发现阿虎不见了。

阿虎呢?苏宸打开手机手电筒,在洞内照了一圈,果然还是找不到它。该不是出去玩被什么大型野兽叼走了吧?

她又试探性的拿着手机向洞口外照了照,除了一片墨色什么也看不见。光影下有不断下坠的小晶体,是那些黑色的小冰雹。

苏宸咬了咬牙,抬腿走了出去。

四周是黑暗,只有一束微弱的光从她的手机里散发出来,无论前进或者后退,黑暗都会把她吞没。她的步子由一开始的踌躇变成后来的坚定,一步一步,留下一串不甚明显的脚印。

“阿虎?”

“阿虎?”

“阿虎?”

…………

她一声又一声,可惜四周安静极了,无人回应。

另一边。

雷温耳朵微微动了动,他听见了苏宸对他的呼唤声。空气中也飘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是苏宸身上的味道,她在寻找他。

“我有说过跟着我吗?”雷温屹立在那里。小小的身形并没有抑制他的气势,镇静和威严慢慢的从他的身上倾泻下来,越发让人臣服。

瓦尔不敢多言,可还是忍不住打量。他眼前的这一名虎族,银色的毛发,琥珀色的眼,处处都彰显着与众不同,确实是雷温的特征。可是一向果决,冷静,勇敢,强大到不容置疑的雷温,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矮小,脆弱,又不堪一击。这真的是他们的首领吗?

触及雷温不悦的目光,瓦尔快速低下了头。

强压下心中的疑问,瓦尔犹豫着开口,“您……以后会一直保持这种形态吗?”随即雷温目光一寒,语气中带着几分凌厉,“不该问的不要问。”

瓦尔的头低的比原来更低一些。

雷温是明白的,肉食性向来崇尚武力,虎族尤甚。相对于其他肉食性,虎族的性格更加孤傲,没有人愿意甘心被另一名虎族压制身下。之前之所以相安无事,是因为他具有绝对的领导力,最重要的是,他对他们有武力上的压制。可如今他这副样子,很难让人产生信服感。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隐瞒的原因。

可是这个秘密,如今已经被瓦尔知道了。

瓦尔再次开口,“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雷温呼出一口气,“时间到了我自会回去。”

“可是……”瓦尔说话断断续续,像是在组织语言,“最近莫利尔在催促大家选举新的首领,如果您不赶紧回去,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苏宸身上的味道越来越浓郁,想必也是在往这里靠近。

雷温计算着自己的时间,每十年他有一个星期只能回到幼态,如今大约三天他就可以变回成年的状态,只要这三天没有变故。于是他转身准备离开,最后微微扭头,道:“告诉他,想死,便大可一试。”说完,他轻点地面,几步跳跃将瓦尔甩在身后。

他漫不经心似的向旁边瞥了瞥,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他总有一种被人窃听的感觉。

几乎瞬间,他换了一种神色,好似贪玩又迷路似的,圆溜溜的琥珀色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惶恐不安的情感,还有“意外”和苏宸相遇的欣喜。

苏宸惊喜的叫出声,“阿虎!”,接着快走几步想把它抱起来。

苏宸向前脚步猛的一顿,她突然觉得脚踝一疼,抽了一口凉气停下来查看伤势。手电筒照及脚踝,脚踝被旁边的不知名野草划开了一道口子,口子不宽却很深,鲜血已经渗出来慢慢往下流。苏宸从背包里拿出纱布,简单缠绕几圈就算是包扎,她扫过这边缘锯齿状的小草,到底没有在意。

反正怪事已经够多了,何必再在一棵草上分散精力。

只有目睹全过程的雷温,显而易见的带上焦急的神色。

他实在是想不到苏宸居然会被边萝草割伤。被边萝草割伤的人起初会神志不清陷入昏迷,慢慢的就会呼吸困难窒息而亡。整个过程最慢不超过一天,多少兽人都命丧于此。身为人类的苏宸抵抗力比起兽人只弱不强,他得赶紧给她找个治疗的地方。

目前离他们最近的是羊族,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怕也撑不到那里。

苏宸慢慢的无法清晰视物,她晃晃脑袋,身体不听使唤似的一个踉跄,然后她便两眼一昏,晕了过去。整个过程快到连雷温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倒在地上。

雷温咬着她的裤腿,想要把她拖走,结果当然只是徒劳。他舔舔牙齿,发出一声低吼,一瞬间便回到了成年状态。

过程顺利得匪夷所思,连他自己也有些愣神,为突然缩短的时间不解。

雷温转化成人形,单膝下跪将苏宸轻柔的抱起,好像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他飞速前进,片刻便来到羊族领地边缘,眼见着就要进入羊族领地,四肢各处都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紧接着,他又在一瞬间回到幼年状态,怀里的苏宸也滑落到地上。

雷温:“.…..”

雷温不可置信一般向前走去,刚一迈开步子身体剧烈摇晃几下,倒在地上。视线开始模糊,不远处似乎隐约间有一个身影向他们呼喊,“快停下!你们已经侵犯了羊族的领地!”雷温用尽自己最后一分力气,爬进了苏宸的背包里。然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昏迷。

昂利在族人的陪伴下正缓缓的向突然出现的不明兽人靠近。羊族向来老实本分,只在自己的范围内活动,再加上公羊们长着羊角,比起其他的草食性,他们更胆大一些。

昂利慢慢向着他们靠近。“最后警告!你们侵犯了羊族的领地,请马上离开!”然而不远处的人影毫无动静,也没有恢复兽型。

今天恰好他来慰问站岗的族人,偏偏就遇到了这种事,屡次警告无果后,他只能上前查看。心里不是不怕的,万一遇到了肉食性,他怕是有去无回了。

火把摇曳不定,似乎随时有熄灭的危险。身前的人还是一动不动,好似已经失去意识。

昂立大着胆子拿火把凑近她的脸。

女孩双眼紧闭,呼吸略有急促。看身形倒不像是肉食性,而像素食性。暖黄色的火光为她镀上一层柔光,圆圆的脸一副软萌可欺的样子。被束起的乌黑长发已经有些散乱,更是增添了几分随意。尽管脸上沾有泥土,但裸露出的皮肤依稀可见光滑细致。

昂利想,这名种族不明的雌性长得比羊族雌性稍好看些。

很快,昂利闻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他向苏宸脚踝看去,只见那里被白布包着,还微微透着血色,血腥味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昂利对身边的兽人道:“快,扶到村落里区,找医生!”

昂利一路都盯着苏宸:也不知这名雌性从哪里来,在永夜这样的环境下,受伤了居然还能来到他们的领地边界,运气倒是不错。只是,族长也不见得会同意他们留下吧。

算了,既然同为素食性,总不能见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