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你的名字

小说: 和老虎的恋爱指南 作者: 之春 更新时间:2020-09-12 17:37:18 字数:3592 阅读进度:3/22

苏宸推门而入的时候,脚下碰到了毛茸茸的一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让她头皮发麻,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她手疾眼快地点燃蜡烛,在发现是雷温后不由得做了一个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不耐:“你跑出来干什么?”

地上的小老虎蔫蔫的,一个眼神也没给她。苏宸这才想起它还发着烧,便转身关上门,语气也轻软了一些,“我给你抹酒精。”

这里没有电灯,光线有些昏暗,她还有轻微的夜盲症,更不知道有没有人会闯进来。此时并不是上药的好时机,可她也确实害怕会让它烧迷糊了。

苏宸拿出酒精帮它抹药。她垂下眼帘,双手不轻不重的抚过它的皮毛,不时抓挠几下像是在按摩。又小心地避开它腿上的伤口,极尽细致。

雷温不自觉地盯着她的脸。她乌黑的长发随意束在脑后,还有几缕不听话的垂下来,映得她的脸更小巧一些。一张圆脸原本就乖巧讨喜,暖黄色的烛光更是给她平添几抹温婉。

雷温有些迷迷糊糊的想,是不是人类都是这个样子,一看就弱不禁风的。还有那帮蠢兔子,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呲呲牙,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发现苏宸是个人类么?

米斯特大陆的素食性兽人即使化成人形也不能完全掩去自己的种族特征,食肉性为了捕食素食性,进化的过程中化作人形时已经与人类外貌完全相同。这才是区分素食性和肉食性最根本的方法。既然那只蠢兔子已经把苏宸当作素食性看待,为何没有对她的外貌产生疑问?还是说……她也像他一样蓄意接近苏宸?

苏宸自然不可能知道雷温的这些弯弯绕绕。事实上,她正在思考有关雷温身体的事情。现在,她是在医治一只发烧的老虎,可老虎身上都是有皮毛的,再加上她抹的是酒精,本来效果就没有退烧药那么好,再让毛发吸收一部分,真正抹到它皮肤上的又有多少呢?所以……是不是抹到它肚皮上更有用呢?

苏宸停下手里的动作,低下头刚好和雷温的眼睛对视上。不知道为什么雷温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事实证明他果然是对的。

下一秒,猝不及防的雷温被苏宸毫不犹豫的翻过身子,放在她腿上,露出自己的肚皮。腹部是他身体最致命的部分,由于猫科动物的天性,他当然不愿意暴露在苏宸的面前。雷温四只爪子在空中乱抓一气,然后又轻松被苏宸制服。

苏宸将酒精涂在自己手心上,又用手去摸他的肚皮,直至感觉酒精抹的差不多了,才赞叹一句:“手感不错啊!”雷温便以为自己这是已经要解放了,正准备从她腿上翻身跃下时,苏宸猝不及防的掰开他的双-腿……

雷温:“!!!”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雷温实在措手不及,甚至于有一秒他已经忘了反应,只是呆呆楞楞的保持着那尴尬的姿势。醒悟过来后雷温极速翻身,后腿用力,从苏宸腿上成功跃下。他微微低下头,喉咙间发出几声低吼,前爪抓紧地面。这是虎族准备攻击的姿势。

苏宸眨眨眼睛。反应不用这么大吧……她想。而且刚刚她清晰地看见它眼中一闪而过的恼羞成怒。现在老虎这么通人性吗……她像做梦似的喃喃,“原来是个公的啊。”

雷温与她僵持一分钟,终于放松自己的身体,卧在地上,双眼微眯,清晰的向苏宸传达他的不悦。这具身体如今实在是过于无能。刚刚那种情况,若是以前,即使他放松警惕苏宸也不可能这样轻松的摆弄他。

苏宸不由自主地再一次开口解释,“我就是想看看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以后这日久天长的我总得给你一个称呼,不然我怎么叫你啊。”说着说着她的语气又落寞下来,如果说吃饭之前她觉得自己和父母的距离仅仅是一步之遥的话,那么吃饭之后她觉得自己和他们的距离已经远到银河系以外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简直是让她无从招架。

雷温轻轻一跃,跳上桌子,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脸,像是在安慰她似的。苏宸也顺手抚了抚他头顶的毛发。开始她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宠物来看,如今它在她心中已经是朋友的角色了。

苏宸继续道:“是时候该给你起个名字啦,既然是个男孩子那我们就不拘小节一点好了。就叫你阿虎吧,简单明了还能明白种族,多好。”

雷温在她说出“阿虎”二字的时候动作一顿,也不再舔她的脸颊,瞥她一眼又回到了地上,说不出的嫌弃。苏宸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贱名好养活。”

她吹灭蜡烛,躺在床上,仔仔细细的回想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太多的问题让她思考,也几乎把她逼疯。

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她该怎么回去?

如果回不去又应该怎么活下去?

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可以凭空得到物品?

米斯特大陆的设定又是什么?

这里又有哪些不可侵犯的规则?

问题太多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苏宸决定先从自身探索。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心里有了大胆的猜测:如果说她可以凭空拿到一切自己需要的物品,那也许她根本就不用融合于任何一个种族。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苏宸重新点燃蜡烛,在心里默念道“房子房子房子。”她尽可能的让自己想象出那一幢房子更多的细节,甚至于连桌上的茶杯也有了图案。

待她重新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昏暗的烛光和草绳编织而成的家具。也许是因为室内的空间有限呢?苏宸咬咬嘴唇,拿起烛台推开窗户,极目远眺——仍旧是大大小小的茅草屋。和她刚刚吃完饭进来时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她又失去这一功能了?

沉稳心绪,苏宸又一次闭上眼睛,心中默念酒精。睁开眼时,被子上果然又多出来一瓶酒精。平平稳稳的放在她腿上,好像本来就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

苏宸再一次闭上眼睛,心中默念手-枪。可惜她也从来没有用过真正的手-枪,是以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实在是无法勾勒出细节。隐隐约约,她似乎有些明白自己凭空取物的前提是什么了。

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她可以拿出一些规模小的物品。这个物品重量,体积,数量都不能过大。至于真正的界线到底在哪里,和她自身的身体状况有没有关联,目前来说她还是一概不知。

不过可以肯定富有攻击性的武器她是无法拿出的,因为若想拿出一个东西,她要首先在脑海里形成具体的图像,而不是模糊的轮廓。

如此说来,其实她的处境还是很危险。苏宸躺到床上,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她现在对米斯特大陆一无所知,自身的能力也是勉强才到了一知半解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她清晰地明白自己能力有限,只能拿出一些简单的必需品,这远远不够,不够她自己在这陌生的土地上脱离种族活下去。也许,兔族真的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不知道此时此刻父母又作何反应?她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如果她再也没有办法回去,那么他们的晚年又有谁来承担?

若是确定需要兔族的庇佑,她一个外来人员如何才能彻底融入这里?

苏宸脑子昏昏沉沉,很快就支撑不住陷入了梦乡。

地上的雷温正对着她的睡颜若有所思。

如果说刚刚他只是猜测她是人类,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肯定了她的身份。

千万年来,兽人只完全钦佩人类两件事:人类制作精巧的热武器和高超的医疗技术。也正因此兽人们才会不断化为人形,为的就是不断向着人类的方面进化。可是人类毕竟已经灭绝了几万年,到底没有一个范本供他们参考。

如今她的出现不仅仅解决了这个问题,也印证了虎族祭坛长老的预言。

既然如此,那么无论如何他是不会离开苏宸半步的。甚至于,他要想方设法将她带回虎族。现如今幼态的他虽然降低了自身攻击性,可这恰巧为他接近苏宸提供了便利。毕竟,现在的他更能使她放松警惕。

窗外繁星点点,微风吹得树叶摇晃,发出一阵“沙沙”声。

雷温眼里划过一抹讥诮之色,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么?他起身,深深地凝视苏宸几秒,确认她熟睡以后,从窗口利落的飞跃出去,落地悄无声息。

黑夜里,两只狼用他们冒着绿光的眼睛紧盯着雷温,其中一只率先开口道:“虎族的幼崽,告诉我们你的首领在哪里,今天饶你一命。”

雷温害怕这里的打斗声会惊醒苏宸或者是兔族的人,当下只是轻蔑的扫过他们,转过头朝着前方飞奔起来。那两匹狼以为他这是要逃跑,当下足下发力也紧随而来,企图阻挡他。

两只蠢货。

雷温不屑极了。真不知道伊莱那头蠢狼怎么想的,连幼态的他都追赶不上,为什么派了他们两个。想起正在熟睡的苏宸,雷温眸子闪了闪。现在还不是他和他们动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甩掉他们。他要赶紧回到兔族,苏宸的身上已经沾上了他的味道。

雷温用力狠狠一跃,借助自己身形矮小的特点快速消失在草丛里。那两只蠢狼果然径直追了过去,这便是已经错开了。

雷温一路飞驰,很快又回到苏宸床边。她看上去很安静,是一点也没有被打扰到的样子。

雷温从窗口向外眺望陷入沉思,狼族已经找到这里,也许未来还会有别的种族,兔族已经不再是苏宸的最佳选择。他必须强迫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