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不明所以

小说: 和老虎的恋爱指南 作者: 之春 更新时间:2020-09-12 17:37:17 字数:3397 阅读进度:2/22

她跟着雪伦很快进入了兔族的领地。

她看见两边是绿油油的草地,不远处还有一大片玉米地。前方是错落有致的茅草屋,闭上眼还能闻见空气中混着的花香。这实在是一个好地方。

她不由得又想起妈妈。苏妈妈也是很爱花的,阳台上总是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一年四季总透着一股生机勃勃的绿。苏宸的眼睛不由得暗下来,爸爸妈妈,你们现在又在哪里呢?

“族长,我们今天有两名族人失踪,一名族人受伤。”

“组长,今天开垦荒地一亩,边界巡防正常。”

“组长……”

这一路上,族人们都对雪伦非常尊敬,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向她汇报。兔族如此有条不紊,看得出来雪伦的领导力很强。很多人也会将好奇,打量的目光放在苏宸身上,却没有人靠近。兔族天生的敏锐性使得他们有些胆小怕事,但也无伤大雅。

雪伦将她带领到一件茅草屋内。若是换了以前,苏宸肯定会觉得这里的设施太过于简单,可是在经历过这一天的磨练,打击之下,有一个容身之处于她而言是一种恩赐,更别说这里吃穿用一应俱全了。苏宸由衷的感谢道:“谢谢你,雪伦。”

雪伦也微微笑起来,由于她是兔族,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种憨态的可爱,“没事没事,我们会帮助你找到你的族人的。”

找到族人么……苏宸的眼神黯淡下来,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的事,又怎么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雪伦看到她的神色,只当是落单后的正常反应,没有多想。她再一次好心安慰道:“不用伤心啦,即使你真的找不到族人,兔族也会收留你的,就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好了,大家还是很好相处的。你先收拾一下,等到一会儿吃晚饭,我就把你介绍给大家。”雪伦说完,就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当苏宸确定房门真正关紧之后,她赶紧把背包里的小老虎拿出来。

它好像是睡着了。苏宸看着它,圆圆的脑袋上是一双圆润小巧的耳朵,它的眼睛紧闭着,连带着那为数不多的一分野性也一起关了进去,乖乖巧巧,就好像是家里养的一只小猫一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可爱的让人想亲一口。

于是她便真的这么做了。她刚对着小老虎“吧唧”一口,就看见小老虎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然后它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苏宸非常确定,如果不是它受伤了,它一定会冲上来给自己一口。可当她一看见它那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简直就是萌的犯规啊!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它厚厚的小肉垫。

这一模,苏宸突然觉得不对劲。它的肉垫,温度有些过高了,烫的惊人。她不由得又去抚摸它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隔着一层毛的缘故,温度倒是没有肉垫那么高,若是留意一些,倒是也能发现不对劲。

好像是发烧了?

她没养过猫,对于照顾老虎自然也是一窍不通。更别提让她喂什么退烧药了,估计能立刻要了它的命。苏宸只好集中注意力,在心中默念:酒精酒精酒精!然后睁开眼,拿起自己旁边的酒精往它身上抹去。

小老虎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手,琥珀色的眸子居然流露出一种深沉的神色。

苏宸只好开口解释道:“这个是酒精,可以帮助你退烧的。你发烧了,如果不好好治你就会变成傻子。”她说话的时候腮帮子也跟着一鼓一鼓的,许是为了让他相信,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接和他对视上,清秀的脸上透着一股子认真。

雷温在心里不屑地想,和他相比,她现在更像是一个傻子,还是傻得不透气的那种。但他终究是什么动作也没有,只是偏了偏头不准备理她。幼态的他身体素质本来就已经大大降低,最近消耗的体力过多,再加上身上的伤,实在是让他头脑发昏。

于是这种疲态便被苏宸错误的解读为顺从。她轻柔的将酒精擦满它的全身,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拆开它伤口处的绷带,所幸的是里面没发炎没腐烂。

涂碘酒的时候她控制不好力度,有时候力道有些重,这时小老虎总会颇为不满的瞪她一眼,她便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说完她就愣住了。

这一天天的她跟老虎道什么歉,是指望它能听懂不成?然而有时候她也确实觉得这只老虎怪怪的,她整天能从它的眼神里解读那么多情绪。

满腹疑问的苏宸沉默的完成了对伤口的包扎,依旧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然后,她毫不犹豫的把它放到自己的双肩背包里。犹豫一下,苏宸一步到位,又把背包藏到了床底下。她想了想,把背包拉链剩了一个小口,为了防止小老虎被憋死。

再一次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雷温:“.…..”

做完这一切,苏宸用水洗了洗自己的手,唯恐不妥似的,她从腰上取下来一个小香囊,拿出里面的草叶,在手指上碾碎了,又将洗手的水从窗户泼出去。

这样做是为了遮盖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她明白,不管是素食性还是肉食性,都对气味极为敏感。即使这样做也不能确保自己万无一失。

她刚刚处理好这一切,门外就响起了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苏宸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尽量平静道:“请进。”雪伦便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的脸上是友好的笑意,“屋子还习惯吗,苏?”苏宸则利用自己的这一张圆圆的,毫无攻击性的脸,咧嘴露出甜甜的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这里的一切我都很满意。”

“那实在是太好了!”雪伦拍着手说道。“那么,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吧,我刚好把你介绍给族人。”

苏宸点点头,她用脚不着痕迹的再一次把黑色的双肩背包向床底里面藏了藏。

苏宸一直跟在雪伦身后,似乎是因为兔子是素食性动物,性格温顺极了,没有肉食性那么富有攻击性,气氛也是融洽极了。

她跟着雪伦,看着雪伦巡视一桌又一桌,清点失踪或受伤的人数,看着雪伦把她介绍给所有人。兔族族人看向雪伦的目光里不仅仅是尊重,还有崇拜和钦佩。巡视一周下来每一桌的饭菜都是一样的,纵然雪伦是族长,也没有什么不同。不可否认,雪伦确实是一位好族长。

餐桌上摆着全荞麦的面包和抹着果酱的干草饼。荞麦面包她还吃得下,只是这个草饼,她实在是无福消受。于是她就着面包喝了一碗燕麦片。在她放下碗的那一瞬间,雪伦关切地问道:“是不是草饼不合胃口?”苏宸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只是我恰好吃饱了。”笑话,她要是咽一口草嗓子也就不用要了。

席间有一个兔族的小女孩非要缠着雪伦听故事。她迈着短短的小腿哒哒哒地跑过来,柔软的发间长着一对雪白的兔耳朵。她左手拿着草饼,用嘴吮着右手大拇指,圆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雪伦,透出一股子期待又好奇的光。

在家长半是宠爱半是责备的目光下,雪伦轻轻的将她抱起来,道:“可是姐姐已经没有故事可讲了呀。”她极其认真地思考一下,又说:“要不然,我们今天讲人类的故事吧。”

于是刚刚准备离席的苏宸此刻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

雪伦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脚下的这颗星球还叫地球。那个时候,地球上最强的种族叫做人类。没有尖利的牙齿,他们发现并应用了火,以此烧烤食物;没有厚厚的皮毛,他们发明了衣服;身体素质不强,他们的医术飞速发展…….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演变,他们的文明开始高度发展,也不再满足于现状。他们制造飞机,研究潜艇,海陆空都有他们的身影。最让人向往的是他们的热武器。人类拥有着令人向往的聪慧大脑,可即使是这样,由于米斯特大陆气候剧变,人类无法适应,最中慢慢地走向了灭绝。”

雪伦舒缓平静的语气在她的心里掀起了惊涛巨浪。心中最坏的猜想不断被证实,那种无力感几乎把她逼疯。

人类灭绝了?

那么,作为米斯特大陆的最后一个人类——她又该去哪儿?

她要依靠什么才能活下去?

她还有机会回家吗?

没有人注意到苏宸神态间的变化,雪伦和小女孩的谈话还在继续着。

“人类为什么会灭绝啊?”

“这个谁知道呢……可能是自然演变的过程,你要是好奇,就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呀!”

“现在真的一个人类的幸存者也没有了吗?”

“人类已经灭绝了几万年,即使有幸存者也活不到现在啊!”

“我们也会像人类一样灭绝吗?”

“兽人比起人类,更具有优势,即使灾难真的来临,也不会灭绝的。”

…………

苏宸觉得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惊,她一时没有办法接受,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不再思考身后的声音。

她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下来,想一想,仔细的想一想。

她忽略了雪伦那充满探询意味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