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异世时空(修)

小说: 和老虎的恋爱指南 作者: 之春 更新时间:2020-09-12 17:37:16 字数:3786 阅读进度:1/22

快一点。

快一点。

再快一点。

苏宸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可是脚步的幅度越来越小,迈腿的频率越来越慢,铁锈味在喉咙里蔓延。苏宸终于忍不住停下,用手扶着树,大口的喘气。

苏宸向上望去,却觉得这树有说不出的违和感。刚刚她与同学结伴野营,路遇歹徒绑架,一路只顾着逃跑,没有注意环境的变化,如今停下来看,这树郁郁葱葱,粗大壮实,的确比刚才粗壮了不少。

她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困惑,强打精神向前走去。毕竟,同伴等着她来营救,父母也在等她报平安。

然而苏宸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树木高大,颇有几分隐天蔽日的意思。最重要的是……这里也太过安静了。刚才他们野营时树上还有鸟鸣声,如今只剩下一片寂静,连风声也没有。苏宸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但她又无法联系起来。她放慢脚步,细细打量。

不远处银白色的一团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双手紧握,控制自己的脚步不发出任何声响,慢慢靠了过去。然后,苏宸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一只受伤的小老虎!她知道这世上有白色的老虎,但自问还没有见过银白色的。

苏宸站定,仔仔细细的打量它。

毛发银白色的老虎,阳光下微微发着光泽。散落的光斑照射在它的身上,平添几分神圣的感觉,仿佛它是吉祥瑞兽。还有它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她打量它的同时,它也在注视着她。四目相对,她竟觉得它的眼神意味不明,捉摸不透。

鲜红的血迹在银白色的毛发上分外显眼,其中有几个深可见骨的血洞,像是被什么动物咬伤而留下的痕迹。小老虎显然听见了她的脚步声,用它琥珀色的眼睛瞪着她,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呜咽声,分不清是威胁还是求救。最后似乎断定她毫无威胁,又闭上了眼睛。

苏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径直从它身边走过,她并不准备救它。如今情况不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也不明白那群人会不会追上来,同伴和父母都在等她,她根本无心顾及其他。再说,谁知道附近有没有成年虎,若是被盯上她简直是必死无疑。更何况,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她也不必插-手。对,不必插-手。

刚刚还坚定不移的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方才看到的景象挥之不去。苏宸低咒一声,认命般的向回走去。小老虎又睁开它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她,好像在思考什么。苏宸的手碰到它受伤的腿时,它还象征性的挣扎几下,许是体力不支到底没了动静。此刻,苏宸觉得自己和它某种程度上也是同病相怜了。

虽然伤口很干净,没有什么尘土和虫子,但是伤口太深,她也不敢随意潦草包扎,更何况她并没有多余的布料。她暗暗的想,要是这个时候有一条医用绷带就好了。随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于天方夜谭,忍不住笑了一声,眼睛随意一瞟。然后,她愣住了。

她的左手旁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条白色的绷带,与绿色的草地互相呼应,显眼极了。苏宸用力眨眨眼,那一团绷带依旧没有消失。她伸出手,缓慢的握住绷带。手上传来的触感如此真实,她几乎有些不可置信。

苏宸并未留意,那只小老虎眼中划过的一抹深色。

来不及磨磨唧唧了,苏宸想。她将绷带小心地缠在它的伤口处,漂亮的打了一个蝴蝶结。然后她清楚地看见小老虎眼中划过的厌恶之色。

厌恶?苏宸腹诽道,这是一个动物会拥有的情绪吗?

苏宸扫了几眼它的伤口,老虎小小的一只,还带着伤,不知道它的父母能不能找到它。野兽对血腥味都很敏感,若是单独把它留下,怕也是活不久的。于是她将它抱起来,小小的一团在她怀里又暖又软,舒服的不得了。只是小老虎拿着眸子瞪着她,似乎带了一丝恼羞成怒的意味。

苏宸觉得自己大概是跑步跑的大脑缺氧了,居然有这么多戏。

越往前走,她心中的绝望越甚。

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远古森林,像是一个来到了异时空的异客。天地苍茫,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她毫无方向感可言。拿出手机,屏幕上的信号一栏明显是空的,她便这样和别人断了联系。苏宸又打开指南针,顺着南边走了很久,可是周围的景色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她一直在原地踏步似的。

她又想,要是这个时候有一把军刀就好了。这样的话,她就可以一边走一边做下记号,说不定还能走出这里。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低头看向草坪。

在她的脚下,一把瑞士军刀静静地放在那里。

不作他想,苏宸将刀捡了起来。然后顺和手机所指的方向,一边走一边刻上数字。不久之后,她又回到了原来的“1”。可若是顺着数字,现在她应该在一棵干净的树上写下“1052”

一股绝望感油然而生。她走了这么长的时间,走了这么远的路。自以为是离家越来越近,没想到都是在原地踏步,做了无用功。

不知道父母现在在干什么呢?同伴得救了没有?有没有因为她的失踪而感到着急?能不能顺着她做下的记号找到她?她又能在这里坚持多久?

苏宸机械性的重复着走路的姿势。直到自己终于坚持不住。她干脆就席地而坐。脚底处传来钻心的痛感。脱下鞋才发现已经起了水泡。眼泪悄然滑落,她真的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到家里。如果父母发现她失踪了,会觉得晴天霹雳吧?

小老虎不动声色的凝视她,带着打量和审视。苏宸将手机掏出来,发现主页面显示的是二十三点整。

已经十一点了么?!

这怎么可能!

她抬头,丝丝光斑透过树叶落在她的脸上,这样的天色,最多是下午三四点,怎么可能是十一点?!

她到底在哪里?

在地球上,有什么地方会有这么反常的现象?亦或者,她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苏宸简直没有勇气继续想下去。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这里靠近。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匆忙穿上鞋,将小老虎从地上提起,躲进了最近的草丛里。然后从缝隙间向外望去。

紧接着,她看见了一番堪称奇异的景象。不远处,是一个类似于人类的身影。然而与人类不同的是,那个身影的头上,长着一对兔子耳朵。她再仔细看去,果不其然,她尾椎骨处还长着一条短小的兔子尾巴。她在草丛中跳来跳去,有不时地闻一闻,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苏宸简直不知道什么表情才能配得上她内心的震惊。

此刻她只希望自己在做一场无厘头的梦。第二天,自己在帐篷里醒来。朋友笑着对她说:“你怎么睡得和猪一样,叫都叫不醒。”然后又说:“我们回家吧。”这样一来,这一切只是一个怪诞可笑的梦,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还是那个普普通通通的大学生苏宸。

然而,现实依旧给了她致命的打击。那

只勉强可以被称之为兔子的东西像是感觉到了人的窥视,往她藏身的地方望了望。苏宸下意识的躲了躲,草丛紧跟着一阵晃动。

此刻,苏宸的内心就两个字:完了!她伸出手紧紧地捂住怀里小老虎的的嘴,防止它发出声音。被紧紧捂住的雷温:“.…..”

背包背包背包!苏宸在心里疯狂的默念,直至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出现在她的面前。下一秒,雷温不仅眼前突然一黑,而且还被迫翻过了身子。等他迅速稳定身形,发现自己已经在那个莫名其妙的包里了。他不禁眯眯眼眸,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

苏宸刚把小老虎装进背包里,长着兔子耳朵的兽人已经拨开草丛发现了她。

四目相对,空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虽然她不知道眼前的场景怎么应对,但是她明白绝不能等到对面的人先开口,这样主动权就全部在别人手里了。这个时候就应该趁着对方处于震惊情绪之中来一个先发制人。

她颇为无辜的露出笑容“呀!被发现了……”

许是被她理所应当的语气弄得发懵,过了片刻女兽人才勉强蹦出两个字:“你是……?”语调微微上挑,似有询问之意,目光却已经从头到尾将她打量了一遍。

苏宸开始面色平静的胡编乱造:“我叫苏宸,刚刚迷路了,还伤到了脚,听见动静只好躲了起来,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女兽人对她的一番言辞有些半信半疑,“可是你的身上有肉食性兽人的气息……”话没说完她自己也有些疑惑,毕竟苏宸身上确实还带着草木特有的清新味道,肉食性兽人身上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而且她面前的女孩子确实没有攻击她,难道是她多虑了?可空气中确实有肉食性兽人的气味啊!这是她从未遇到过的情况。

苏宸现在算是回过味儿来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她似乎有点理解了,可是更详细的东西需要她自己安静的思考一下,因此,她必须找一个容身之处才行。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开始继续扯谎。只见她像是回忆到什么惊悚事件,眼睛瞪得大大的,颤抖道:“我刚刚确实遇到了一只猛虎,我……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把脚崴伤的。现在迷路了还不说,我也走不了路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听着便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雪伦在思考。

她这柔弱的身板实在不像是肉食性该有的样子。同为素食性,她当然明白遇见肉食性兽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在落单的情况下。在这个世界里,落单几乎就意味着死亡。想来,她的逃脱也是花费了不少力气的,其惊险艰难不言而喻。

苏宸知道她这是相信了。

果然,只见女兽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柔和地说:“我叫雪伦,是兔族新上任的族长。现在我以族长的身份诚心邀请你来兔族做客。”

“快走吧。最近虎族族长失踪了,肉食性兽人出没更加频繁了,你再在这里,很有可能被当作狩猎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