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十四章 人在局中

小说: 汉明 作者: 八无和尚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380 阅读进度:1917/1925

PS:感谢书友“地沟里的黑鱼”投的月票。

吴伯昌轻抚摸着宋安的头,“好孩子……这事你不必担心,争儿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如果真不讲理,还有老爷呢……你尽管做自己该做的事去!”

宋安被吴伯昌这一句承诺,心情顿时一松,“多谢老爷!”

吴伯昌微笑道:“你的婚事……咱不急,待北伐功成之时,咱们上京城,好好挑选去!”

宋安也笑了起来,“听老爷的。”

来时满心踌躇,走时一身轻松。

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心中的魔。

……。

吴争究竟“懂了”什么?

很简单,杀人,其实是种艺术。

杀人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杀鸡儆猴。

陈子龙必须死,但怎么杀,须商榷。

怎么用他的死,来惊醒世人,并防止仇恨无休止的扩大和漫延,才是吴争需要做的事。

但吴争心里清楚,杀陈子龙,不易。

之所以避开熊汝霖等人,并非吴争怀疑他们,而是吴争知道,他们一定会替陈子龙求情。

这与他们的忠诚无关,只关乎……同气联枝这四个字。

文人相轻,但文人皆懂得一个道理,唇亡齿寒。

吴争要去狱中见见陈子龙。

但,见之前,吴争还得先见一人。

……。

“老臣拜见监国吴王殿下。”

莫执念一如既往地执礼甚恭。

“莫老太见外了……快快请快。”吴争一如既往地热情有加。

“今夜来见莫老,不为其它,就想听听,莫老对处置陈子龙的意见。”吴争说得很随意。

莫执念却不敢随意地理解。

“还请王爷赐下条框来……老朽方能为王爷提些浅见!”

吴争笑道:“此地无他人……以咱们的交情,不必避讳……只管讲来。”

莫执念稍作思忖,轻声道:“那老朽就放肆了……老朽心中,有上下二策,可供王爷参详。”

“唔……讲来听听。”

“下策为择一日,由按察使定其罪,然后明正典刑,如此,可消弥坊间杂音……。”

“那附从之人呢……那人数可不少?”吴争打断问道,“还有,杀陈子龙这些的大儒……又怎会不引发江南各府文人的反对,不瞒莫老……孤回杭州之后,还没见过大将军府诸公,今夜来,就是想向莫老讨计。”

莫执念认同地点点头,道:“故此为下策……。”

“那就不妨说说上策。”吴争微笑道。

莫执念身子不由地一颤,他慢慢抬头,正视吴争,“如今我军节节胜利,北伐功成近在咫尺……王爷登上大宝之日,已是不远……恕老朽妄言,王爷何不一示宽仁,赦免陈子龙之罪呢?”

说完,莫执念紧盯着吴争的脸。

然而吴争神色平静,看不出一丝喜怒来。

“孤是不是可以认为,莫老这是……在替陈子龙说项吗?”

莫执念亦是平静地答道:“老朽并非替陈子龙说项……而是在替江南读书人求情,恳请王爷,为天下读书人……留些种子!”

吴争笑着看着莫执念,“难得啊……莫老商贾人家,竟也能为读书人出项了。”

莫执念正色道:“王爷误会了。”

“哦?”

“老朽本意,其实为得是王爷您哪!”

“哦?”

“王爷有日面南北背北,天下苍生皆为王爷子民……孰亲孰疏、孰轻孰重?”

吴争微笑道:“莫老言之有理,天下人不分贵贱,皆是新朝子民……可这其中,应当不包括象陈子龙这般谋逆之人吧?”

莫执念闻听,身躯明显一颤,但他依旧坚持道:“卧子先生此次谋反,其罪不假……然其情可悯!”

吴争仰头打了声哈哈,“孤还是头一次听说,这谋逆之罪,还有可悯的说法。”

莫执念道:“卧子先生为明人,效忠于明室,无错!”

“那他完全可以待在应天府,何必来杭州?”吴争反驳道。

莫执念再反驳,“应天府……其实不也是王爷所控制的吗?”

吴争为之一愕,沉默半晌,道:“市井坊间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读书人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可今日莫老对孤说,忠臣可以吃里扒外……莫老,孤是真迷惑了!”

莫执念请罪道:“老朽只是一己浅见,若王爷觉得不妥,就当……老朽无状,放了个屁!”

吴争摇摇手,道:“孤一早就说过了……此为私聊,并非府中论政,无谓对错。”

莫执念沉默下来,吴争也不开口,只是轻轻地啜着莫府的好茶。

莫执念突然开口,问道:“如此说来,王爷是……有了杀陈子龙之意?”

吴争随口道:“难说……这不是来征求莫老意见了么?”

莫执念连道不敢。

“陈子龙之生死,王爷一言而决……只是,若杀陈子龙,必会引发事端,王爷不可不防啊!”

吴争轻轻吐出口中一片嫰绿的茶叶尖,“好茶……孤只是想问问莫老,若孤欲将陈子龙公审,莫老会作何……反应?”

莫执念脸色一变,急忙低头,好一会,才道:“莫家自然是……站在王爷身后的,以前是,现在是,日后亦是!”

“好!”吴争大声道,“能得莫老这句话,孤今夜,不虚此行!”

……。

好酒、好菜。

没有了在外面的紧张和忐忑。

陈子龙反而有些显得……胖了?

见吴争到来,陈子龙神色平静,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吴争。

吴争也不说话,让狱卒拿个了板扎,就这么坐在陈子龙对面。

陈子龙突然笑了,“王爷是心虚了?”

吴争微笑着回答道:“确实有些。”

陈子龙反而收敛起笑意,神色凝重了些。

“听闻凤阳府大捷了?”

吴争点点头,“是!”

“哎……早知如此,陈某该拖延几日再发动的。”陈子龙喟叹道,“这样,陈某还可用手中笔,为王爷贺、为建兴朝贺、为天下明人贺!”

“卧子先生口误了。”吴争淡淡说道,“应该是为天下汉人贺!”

陈子龙哂然道:“大明未亡……天下皆明人!”

“天下先有汉,后才有明!”吴争平静但坚决地怼道。

“汉太过久远,世人知之甚少。”

“数祖忘典……故明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