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什么都没说的说法

小说: 重生之大俗人 作者: 易水寒春秋 更新时间:2020-09-16 11:24:52 字数:4356 阅读进度:312/318

(还是日万送上!)

旺角,油麻地,庙街,尖沙咀……

本应该是一路买买买,可因为特殊原因,高牧和柳秘书是只看不买,否则一旦开启采购模式,两人就只能后悔没开车。

旺角集中了金银首饰、电脑数码产品、新潮服饰等购物商铺,小吃也很多。

消费中档,人气极旺,是游客逛街好去处。

高牧两人在这边停留的时间比较长,同样停留时间比较长的,还有中环、金钟、铜锣湾,这几个豪华购物区。

对于高牧的只逛不买,柳秘书并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有种逛街的满足感。

身边有个帅气的小男生,不知辛苦的陪着她几乎逛遍了所有的豪华购物场地,何况这个小男人还是自己的最大老板。

这种另类的虚荣,比买一个限量款的包包还要好。

早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她就收到了刘雄的回复短信,要她一定要好好的做好导游工作,满足老板的一切要求。

本以为今天会辛苦的够呛,然而没想到,辛苦是辛苦,却一点都不够呛。

等于是满足了一把她的逛街欲望,这就有点反向满足了她的意思。

大物件没买,小东西他们还是买了一些。

不过小东西高价值,高牧袋子里的几块手表和几件珠宝玉器,价值真的是十分的不菲。

直到高牧刷卡的那一刻,她才觉悟,老板就是老板,真是有钱,几百万就那么用出去了,一点都不心疼。

好不容易来一趟香港,高牧肯定要给身边人带点礼品回去。

特别是高露和曾淑芳,这两个他爱的时间最长的女人,国庆没有回去,必须送上能代表诚意的礼物才行。

当然,王菲菲这个枕边辅导员,更是不能少。

“白天的维多利亚港,和晚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嘛!”

维多利亚港和上海外滩有些类似,但又是不一样的味道,在高牧心里不分彼此。

隐隐的,上海滩更有一种归属感,维多利亚港单单名字就有了生疏感。

“老板,还去下一个地方吗?”

柳秘书坐在椅子上,脱下脚上的鞋,不停的揉搓着。

逛街虽好,但是费鞋伤脚。

“你还能走吗?”

穿着高跟鞋跟他在外面绕了这么大的一圈,几乎走遍了香港的重要节点。

“能啊,我能坚持。”

在老板面前露脚多少有些不合时宜,柳秘书重新穿了自己不是特别高的高跟鞋。

她知道今天肯定不轻松,要走很多的路,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配上今天的衣服,她穿的还是高跟鞋。

为了在老板面前展现最好的自己,她也是很拼的。

“可是我坚持不了了。”

高牧可不讲究那么多,一双脚早就从鞋子里拔了出来,踩在鞋面上面努力的透气休息。

味道尚好。

柳秘书走了多少步,他今天就同样走了多少步,可以说今天是他在同样时间内,走路最多的一天。

要是现在有微信运动排行榜,今天的榜首非他莫属。

“那是继续在这里,还是回酒店休息。”

高牧求饶,让柳秘书很有成就感。

“马上就要天黑了,我近距离的看看夜景。至于你嘛,可以下班了。”

高牧笑着比划了手腕上新手表,下班时间已过,他可不是压榨员工休息时间的资本家,

“我也陪你吧。”

确实是下班了,但是今天的工作不属于朝九晚五的范畴,她不可能丢下高牧一个人不管。

“真没必要,刘总那里问起来,我会个他说的。这一天也确实是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她也是有家室的人,有老公有小孩,要还是个单身小姑娘,他倒是并不介意她继续跟着。

一起吃个晚饭,甚至晚上跟着他住总统套都没关系,反正房间多的是。

但是一个已婚妇女,高牧可不敢这样安排。

前院着火没关系,万一后院起火,那就是真麻烦了。

“确定?”

说真的,她今天其实很累了。

高牧去的地方,可不单单是繁华的商场,小吃街等地方,期间还去了浅水湾,深水湾,山顶等豪宅汇聚地。

她一度怀疑,高牧是不是想要在香港置业,置办一处豪华物业。

只不过高牧在这些地方,依然只是看看,和普通游客一样的看,丝毫没有要打探的意思。

让她肚子里有的那些知识点,都没有机会说道说道。

富豪明星的真隐私她不知道,但是哪个富豪,哪个明星住哪里,她还是知道的。

八卦周刊在手,富豪明星我有。

探索,猎取名人的八卦,也是他们这些普通民众消遣的一个爱好。

“确定,我又不是七老八十,我这个年纪也有自己的生活,你真不用担心。你想想这一天下来,你们刘总来过电话操心过吗?”

刘雄不是不想电话关心,不是不想自己陪着高牧。

而是早在昨天就被交代,不是必需不可,不要给高老板打电话。

柳秘书细细一品,还真的品出了一些味道。

高老板的话,也就差没有明说,她这个导游兼灯泡的职能已经完成,暂时不需要她出现了。

那么,是时候消失不见,下班回家了。

“老板,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留给你,万一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的手机,是因为工作需要公司配置的,但因为之前和高牧之间还插着一个刘雄,两人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这手机号码一直是“秘密”。

她也只是说把自己的号码留给高牧,可不敢让高牧也给她留下手机号码。

“行吧,你拿我的手机拨个你的号码就行。”

高牧倒是没在意那么多,号码留就留了,这也是以防万一的需要。

反倒是柳秘书说的,随时给她打电话,他可不敢。

半夜打电话给员工,让她起床加班,很可能会被人家老公追杀的。

柳秘书眼睛一亮,接过高牧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号码,铃声响起才挂掉。

没有马上还给高牧,而是贴心的保存了自己的名字:“我的全名是柳如丝。”

高牧要是保存个柳秘书的名字没什么关系,她自己保存个柳秘书的称谓总觉得很别扭,于是索性写下了自己的全名。

“柳如丝,好名字啊!”

能不好吗,和古代名人柳如是差不多,意境深远啊!

“谢谢老板,要是没有其他的吩咐,那我就先走了。”

柳如丝手上只有一个女包,包里除了自己的日常用品,今天没有添加任何一样新品。

有遗憾不可惜。

“你家住哪里?”

高牧双手枕在脑后,淡定的问道,只是有些突然。

“旺角,这边坐地铁过去很近的,只需要六站就到了。”

柳如丝以为高牧是关系她怎么回去,回答的无比老实。

“我问的是具体地址,详细门牌号。”高牧继续说道。

“啊,老板,你这是……”

柳如丝迷茫了,不知道高牧问这么详细是为何意。

“我当然是有目的的,看你说不说吧。说了我才能告诉你真正的目的。”邪魅的笑容若隐若现:“哦,你也不要用说的,我记不住,你打在手机上吧。”

刚刚收回来的手机,又被高牧递给了柳如丝。

下意识把手机抓在手里,麻木的看着高牧,心中忐忑。

各种想法不断的飞上心头,猜想不断,可无论是哪种猜测,她都想不通高牧为什么要这样做?

忐忑归忐忑,柳如丝还是老实的把家庭住址打在了高牧的手机上。

“OK,等我两分钟吧。”

高牧扫视了一下手机上的地址,编辑了一下,发送了出去。

紧接着又拨出一个号码:“前面说好的那套衣服,还有那个手包,帮我送到刚刚发给你的地址。半个小时候后配送吧。”

哐当,柳如丝觉得自己的下巴猛烈的撞到了地上,什么情况,又是衣服又是包的。

“老板……”

只会叫,不会说,不知道高牧是要闹哪样?

衣服、包送她家去,就怕送的不是衣服包,是地雷啊!

“之前在普拉达店里,你不是尝试一套衣服吗?我觉得挺好的,所以买下来送给你了。至于包。就是个配套的,算送包。”

说的很轻松,十几万的东西说的和十几块一样。

恍然大悟之后,又是惊诧难解。

“你什么时候买下的,我怎么不知道?”

她今天一直跟着高牧,除了上厕所、试衣服,高牧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视线,怎么可能买了衣服她都不知道?

“你不记得换下衣服之后,去了一趟洗手间吗?”

高牧笑眯眯,一点也不担心什么误会。

果然,确实除了上洗手间,其他时候她不可能不知道。

衣服是又贵又好,她确实很喜欢,但那也只是心里喜欢而已,根本就没奢望能买,她也没有给过高牧任何的暗示。

现在是怎么回事,高牧怎么就买下了,还要送到她家里去?

难道?

不应该啊!

要是都自己有什么想法,这一天下来了怎么一点暗示都没有?

要是对自己有想法,为什么晚上不乘机留下自己,反而是催促自己下班回家?

要是对自己有想法,为什么不把衣服包包当面给她,反而是送到家里?

这不是吗,明摆着要让老公有想法吗?

难道,这就是老板的的特殊爱好,他喜欢看别人家庭闹矛盾?

若真如此,何其奇葩!

“老板,这太贵了,我不能要。”

再喜欢,这衣服和包包,她还是不能要,何况是送货上门的。

柳如丝和她老公,是大学同学,两人的经济条件虽然一般,但是感情一直很稳定。

高牧确实优秀,但她还不至于做出出格的事情,背叛不是她现在的选项。

“我要是让人把衣服和包送到这里来,送到你手里,你还会拒绝吗?”

高牧的笑,越来越诡异。

“老板,我虽然和你只相处了这么一天,但对你也有了很深的了解。你并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就不要再笑话我了,这衣服我真的不能要。”

国际顶级品牌啊,价格更是不菲,柳如丝不心动肯定是假的,但她守着最后的一丝清明,依然坚定的拒绝。

“哈哈哈,被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再开玩笑了。放心吧,东西送上门,你就收下,这是给你今天的导游费和辛苦费。”高牧调整还坐姿,把一直吹风的脚重新塞回了鞋类:“至于你老公,你就不怕担心了,他不会误会的。”

“老板,这不是误会不误会,是真的不能要。”

不误会个鬼,这些东西送上门她,老公不误会才怪。

谁家老板有钱,也不可能这样花啊?

这一天的导游,还不是她的工作内容吗?

再辛苦,也不可能给这么高的辛苦费吧?

“放心,不光你有辛苦费。你老公的,我也准备了。”笑着,高牧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手表盒子,递给了柳如丝:“这是送给你老公的表,这样他就不会吃醋了吧!”

“啊,你要把这块手表送给我老公?”

柳如丝的惊讶,比高牧送她衣服和包包还要震惊。

何德何能?

送她衣服包,还有个今天辛苦的说辞,送表给他老公,这算什么事,难道就因为是家属吗?

这块手表的价格,她可是清清楚楚的,可不是他们自己能买的起的。

“收下吧,这表值不了多少钱。比起香港分公司每个月给公司赚的钱,这都是九牛一毛。”

淡淡的语气淡淡的说。

晴天霹雳!

恍然大悟!

柳如丝的脑壳上被雷劈了一个洞,马上就想明白了高牧的意图。

送她,送她老公东西,原来是有另外一层意思的,自己一直都误会了。

只是,这……是答应好呢,还是不答应好?

不答应能行吗?

不答应就是拒绝高牧的本质意思,那下场……

答应的话,自己没有一点损失,对公司也是负责。

双赢,何乐而不为?

“老板,我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了,你放心,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会对得起您给的这份工资的。”

什么都没说,但仿佛该说的全部都说了。

高牧淡淡一笑,没有其他的反应,他反正是什么都没说。

只要这礼物送出去,只要柳如丝答应收下,他就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