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为何而来?

小说: 穿成将军的冲喜新娘 作者: 步青云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170 阅读进度:665/679

第665章为何而来?

宴六下意识地,把宴云聪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头,“别看。”

虽然他们从武宗那边杀出来,也是看见了许多,血.肉.横飞的场面,但和眼前这个,完全没办法相比。

小少爷毕竟年纪还小,又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形,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很平静,但宴六还是担心得很。

之前没办法顾及,现在却不得不顾及了。

宴云聪也不勉强,乖乖地任宴六抱着,不让看就不看,但浓烈的血腥气息,还是充斥着他的口鼻,让他知道周围是什么情况。

这一行人里面,除了宴云聪之外,哪个没看见过惨烈的情形,可眼前的情形,还是让他们极度不适应。

他们不知道这些个冲进仙云山,见人就杀的人,为什么会死得这么惨烈?而且看这惨状,完全是一击致命,丝毫没有反击的余力。

这究竟是一个人所为,还是一群人?竟然如此狠厉,最重要的是,他们仙云山何时有过,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啊?

难道是萧焯?

自从事发到现在,谁也没看见萧焯,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的功夫深不可测,又都知道,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带着琇莹出去。

情况危急,大家也没时间多想,只是跟着夜淑兰快速地离开,心里却默默地希望,若是萧焯还好,至少他和琇莹应该是安全的。

然而此刻的萧焯,已经抱着琇莹,回到了他们住的院子。

这里倒是没被人打扰,但却一个人影儿都没有,他长袖一挥,把院子里的活物,农作物,都收进了储物空间里。

又走进房子里,把琇莹和二宝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琇莹也被萧焯用手帕蒙住了眼睛,这会儿可能感觉到了,熟悉的环境,或者母女连心,突然问了一句,“娘呢?”

萧焯抱着琇莹的手臂一紧,但却立刻回答道:“我们这就去找她。”

萧焯立刻向院外走,事发突然,但宴龙腾在这里,萧彤钰母子不会有危险,但宴云聪在武宗那边,宴龙腾不可能丢下弟弟不管,所以这会儿,他们应该在武宗。

只是这些人,明显是为了武宗的什么东西而来,所以宴龙腾去救弟弟,也得让宴三他们,把萧彤钰母子先带走,至于带去哪里?

齐县,腾玉食品店,小卢。

萧焯出了院子,直接向山下而去,不过,他是从温泉这边走的,若是那里的东西,也能万幸地保存下来,他还能拯救一下,都是巫族圣女的心血,他不愿意浪费。

只是萧展的手中,有什么东西,能被人惦记得,要踏平他的仙云山?当年他从巫族叛逃出来,不是只带了黑金指环,以及一些医术么?

黑金指环,早已经是萧彤钰的了,医术,应该是有关,长生不老药之类的,只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都没人发现,现在是怎么发现的?

只是抢别人的东西,需要这么兴师动众,明目张胆吗?而且这显然是有备而来,连萧展的护山大阵都破了,其中一定有这方面的高手。

萧焯那漫长的生命里,学习过许许多多的东西,但有些东西,所花费的时间真心慢,所以他会得多,精通的却不多,至少各种法阵,杀阵他就一般般。

当然,这个一般般,也只是相对于精通的人而言。

可即便是这样,在萧焯看来,仙云居士所布下的护山大阵,也是很厉害了,想要破除,代价一定不小,除非对方精通法阵的程度,远远要高远萧展。

温泉这边,也没有受到波及,因为这边,比院子那边,离武宗还远呢,但温泉这边的下人们,一个个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每天宴三和宴九,一早先回去吃饭,顺便再给他们,把早饭带回来,结果,今天这都快中午了,也没看见个人影儿。

现在又看见萧公子,衣带鲜血,抱着捂住眼睛的大宝走来,更加的疑惑了,但好歹有个能主事儿的人。

只是萧焯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冷冰冰的,轻易也不敢有人靠近,这会儿若不是情非得已,只怕谁也不会上前来询问。

萧焯倒是与平时没什么两样,有什么说什么,“有人硬闯仙云山,现在情况未明,但我们这边至少还是安全的,还足够你们收拾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萧焯的话一说完便走,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太想离开,在仙云山的生活,简直比他们之前的生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离开这里他们能去哪里?

不然,他们先在地窖里躲一躲,等天黑再出来,看看什么情况?

萧彤钰他们走的匆忙,只把奶娘带走了,当然,那个时候,他们的院子里,也只有奶娘,其他下人都在温泉这边呢。

此刻他们也没走仙云山山门,而是走的小路,反正护山大阵已经破了,走哪里都一样。

这一路上倒是很安全,连个人影儿都没看见,这也让萧彤钰更担心宴龙腾和宴云聪,因为这样一来,这些攻上仙云山的人,可能都聚集到了武宗那边。

云聪身边算上宴六和宴七,也只有四名暗卫,宴龙腾身边一个没有,还有师父,他一把年纪了,能不能成功逃过此劫啊?

只是这些人,去武宗抢什么呢?难道仙云居士的真正身份,被发现了?有人觊觎巫族的东西?还是那头野兽?

然而快到山脚下的时候,萧彤钰就没时间顾及其他了,一是因为可能会有危险;二是因为眼睛所看见的情况,有点惨烈。

破除护山大阵,果然代价不小。

宴三抱着二宝,萧彤钰紧紧地跟在他身后,宴九跟在萧彤钰身后,走得非常快,幸好她现在的身体素质,在逐渐增强,否则还真不一定能撑下来。

尽管萧彤钰他们是避开了山门处,但到山脚下的时候,也依然遇见了闯山的人,他们是见人就杀,看不见人也不动,仿佛是被下达了什么指令的机器。

这种厮杀,萧彤钰并不是第一次看见,但依然心里不适,可是儿子还在,她作为母亲,总不能表现出来。